□ 站 内 搜 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文章推荐 □
 

《根古》
发布时间: 2006-4-7 12:38:59 文章来源: 拉祜族文化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根 古
 
 
 
拉祜人的根古,
只有白头老人知道,
古歌一代代传下来,
要识根古听古歌。
 
拉祜祖先的故土,
是个美丽的地方,
是太阳升起的地方,
是月亮升起的地方;
 
在那块肥沃的土地上,
勤劳的拉祜人,
白天进山晚上狩猎,
日子平平安安。
 
在那古老的地方,
拉祜头人领着部落人,
开荒种地搞生产,
粮食年年吃不完。
 
那里山美水美,
还有部分汉族人,
拉祜人和他们和睦相处,
幸福生活代代传。
 
不知过了多少年,
不知过了多少代,
父母养儿养女多,
人多了嫌地方小。
 
人多了争地盘,
北氐南氐在不下,
互相争斗互相打,
北氐南氐不平安。
 
今天这群人来打,
明天那群人来打,
兵荒马乱人心乱,
许多拉祜人战死沙场。
 
战争持续了很久,
双方没有输赢,
宁静的日子打乱了,
拉祜人不愿再打战。
 
拉祜的头人说,
离开这个地方,
去寻找新的乐园,
拉祜人拖儿带女,
走向南方。
 
拉祜人走了许多日子,
拉祜人走过许多大山,
来到天神炼太阳的地方,
来到天神炼月亮的地方。
 
拉祜人找到了栖息地,
拉祜人安顿下来,
石洞就是家,
树洞就是家。
 
天神炼太阳,
落下碎片变金子,
天神炼月亮,
落下碎片变银子。
 
拉祜人捡得碎片,
淘得金子,
拉祜人捡得碎片,
淘得银子。
 
男人进山打猎,
女人下河淘金,
猎物大家分,
金银大家分,
一个不多要。
 
金子做耳环,
银子做手镯,
金银首饰的根古,
从那时说起。
 
平安的日子过了很久,
拉祜人多了,
其他族的人又来了,
拉祜人不愿和别人争地盘,
又去寻找新住处。
 
拉祜人走了许多年,
找到一个肥沃的地方,
这里动物满山岗,
鱼虾满河流,
拉祜人不愁吃不愁穿。
 
谁知外族知道了,
又和拉祜人打战,
拉祜人用弩箭,
打退外族人。
 
为了保护家园,
拉祜男人制造武器,
拉祜女人种地织布,
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外族人不敢来了,
拉祜人的日子平静了,
一年四季,
拉祜人愉愉快快。
 
日子过了很多年,
男人进山,
女人下河,
日子还是原样过。
 
有一天来了一个外族人,
他说自己是孤儿,
没有爹也没有娘,
没有兄弟和姐妹,
请求头人收留他。
 
头人可怜他,
孤苦伶仃没亲人,
你在这里吧,
拉祜人都是你的亲人,
这里就是你的家。
 
孤儿感恩又磕头,
他在部落住下了,
他会养猪鸡,
又会做活计,
拉祜人都喜欢他。
 
男人上山去狩猎,
女人在家纺纱线,
寨子由孤儿照管,
孤儿把寨子管得井井有条,
拉祜人说孤儿心肠好,
和拉祜人是一条心。
 
那回男人又进山,
一去整整三个月,
孤儿说寨子他会管,
男人出门心放宽,
他们进山打野味,
个个心里喜洋洋。
 
孤儿坚守寨子,
他从山上砍来金竹,
做成响蔑,
他弹起悦耳的响蔑,
传过了几道梁子。
 
姑娘们来了,
女人们也来了,
她们每人得到一个响蔑,
是孤儿送的。
 
女人们高兴地笑了,
送银子给孤儿他不要,
送金子给孤儿他不要,
“巧手的大哥你要啥?”
 
“我要弩弓的弩床,
我要弩弓的弩机,”
“弩床弩机多得是,
你要多少都给你。”
 
孤儿拿了弩床,
孤儿拿了弩机,
过了三天,
孤儿不见了。
 
外族的官兵来到寨边,
拉祜人吹响牛角,
万支弩箭齐发,
外族的进攻被打退,
是拉祜人赶制弩床弩机,
才取得胜利。
 
外族逃回去,
心里恨透拉祜人,
他们把金子撒在刺丛里,
他们把银子撒在刺丛里,
拉祜人没有去看,
拉祜人没有去捡。
 
过了几天,
外族人又在刺丛中撒金子银子,
拉祜人没有去动,
金子银子在刺丛中闪闪发光。
 
日子又过了几天,
没有任何动静,
拉祜人砍断刺丛,
拣来金子和银子,
寨子人每人都有份。
 
日头出来,
山里晒得热气冒,
砍断的藤子干了,
砍断的刺丛干了。
 
外族人来放火烧,
大火铺天盖地,
山村在燃烧,
拉祜人没处躲,
阵脚乱了,
寨子丢了。
 
拉祜男人突围出来,
女人和儿童困在寨子,
男人说先找地方落脚,
再来搭救亲人。
 
拉祜人又走了很久,
来到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
这里鱼虾多得像星星,
野味成群水土好,
是个落脚的好地方。
 
拉祜男人找好在处,
回头去寻找被困的亲人,
走了许多天,
到了原来居住的地方。
 
一群女人走出来,
却是外族人的打扮,
拉祜男人不敢进寨,
围在一起商量办法。
 
男人们正想计策,
看见前面有人来,
大家急忙分开去,
悄悄躲进树丛中。
 
背袋挂在树枝上,
拉祜男人忘了拿,
那群女人走过来,
看见背袋哭起来。
 
背袋是女人亲手缝,
随时不离男人身,
今天背袋挂树上,
怎么不见亲人面。
 
男人躲在树丛中,
女人拿着背袋哭,
男人认出是寨子的女人,
忙出来相认。
 
女人哭诉说,
外族人说你们都死了,
让我们改装做佣人,
在这里当牛又做马。
 
拉祜人和外族人谈判,
只要放回妇女和娃娃,
任何条件都答应,
可以离开白氐城。
 
“妇女和娃娃可以放,
要用东西来交换,
这东西头上长金角,
尾巴要是银尾巴。”
 
拉祜人没说话,
进山撵来麂子,
角上包金子,
尾巴栓银子。
 
麂子抬给外族人,
外族人说金角银尾是假的,
要自生自长的才行,
他们在刁难拉祜人。
 
这些难不着拉祜人,
大家一起想办法,
想来又想去,
想起一条酒肉计。
 
妇女灌醉外族人,
拉祜男人来接应,
用九十九条包头,
分三十三处救出亲人。
 
亲人得救了,
从那以后,
女人做包头要做九十九条,
为了纪念这次遭难。
 
拉祜人来到新地方,
天天上山去打猎,
打得野味大家分,
拿得东西大家吃。
 
这样的日子哟,
过了许多年,
那天打着一只马鹿,
角上绕着水草。
 
有水草的地方土地肥,
有水草的地方森林旺,
拉祜人要去寻这块宝地,
拉祜人要去寻找新家园。
 
翻过许多梁子,
淌过许多河流,
来到了牡缅密缅坝子,
这里土地肥,
这里土地多。
 
牡缅密缅地方,
动物满山梁,
蜜蜂遍山飞,
蜂蜜多得吃不完。
 
蜜有三种蜜,
花有三种花,
一种常年开不败,
一种花开才半年,
一种一年开一回花。
 
拉祜人分蜂蜜吃,
吃第一种花蜜,
变成富裕的人,
吃第二种花蜜,
变成不穷不富的人,
吃第三种花蜜,
变成了穷人。
 
牡缅密缅成了拉祜人的家,
用火烧掉树和草,
种子种下了,
雨水过后种子出芽,
年年都有好收成。
 
日子久了,
人口多了,
拉祜人分成两大部落,
哥哥和妹妹的部落。
 
哥哥的部落有三十三个,
妹妹的部落有九十九个,
哥哥部落住坝头,
妹妹部落住坝尾。
 
两个部落和睦相处,
就像一个大家庭,
哥哥打着野味来,
送给妹妹尝尝鲜,
妹妹打着野味来,
也给哥哥送过去。
 
有一次哥哥打着豪猪,
妹妹打着马鹿,
哥哥把豪猪肉分一半给妹,
妹妹把马鹿肉分一般给哥。
 
哥说妹有本事,
妹说哥有良心,
双方部落都高兴,
喜喜欢欢过日子。
 
那天妹到哥家中,
看见哥哥家留着一捆毛,
妹问这什么?
哥说这是豪猪毛。
 
妹妹听了不高兴,
豪猪毛有这么粗,
身子自然很大,
肉也自然很多。
 
那天哥哥送肉去,
为何只是一小包,
莫不是他心黑,
分肉不平均。
 
妹妹心中有气,
没说出来,
她要领着自己的部落,
去另寻家园。
 
哥哥知道后劝妹妹,
大家都是一家人,
不要赌气伤身子,
不对之处说出来。
 
妹妹听不进哥的话,
领着部落向南走,
哥哥劝不听妹妹,
只能伤心落泪。
妹妹领着部落人,
 
向南走了很多日子,
猎到一只豪猪,
长长的毛小小的身。
妹妹看见豪猪,
 
心中内疚,
哥哟我错怪你了,
豪猪毛大身子小,
你分肉是平分。
 
哥哥想妹妹,
做成响篾饭包,
饭包放河中,
饭包顺河淌。
 
阿妹在河尾,
看见饭包在河中,
打开饭包看,
响篾在其中。
 
阿妹知道哥哥心,
阿哥心中想着她,
她要去找阿哥,
她也想着阿哥。
 
妹妹顺着河边去,
找着了河头的阿哥,
双方部落又团圆,
快乐的日子哟,
过了许多年。
 
不知是什么时候,
外族又打来了,
双方展开激战,
双方都有伤亡。
 
哥哥指挥作战,
却在战斗中负了重伤,
昏迷了三天,
才慢慢醒过来。
 
哥哥不行了,
临终把妹妹叫来,
把一个包包交给妹妹,
包里装着三支弩箭。
 
三支弩箭,
是祖先留传,
一支是金箭,
一支是银箭,
一支是铜箭。
 
把箭射向南方,
箭落之处就是家,
要记住祖先的话,
去寻找新家。
 
哥哥挣扎着,
射出了三支箭,
倒在地上死去了,
部落人都哭了。
 
三支箭落在三个地方,
一支落在澜沧地方,
一支落在泰国地方,
一支落在缅甸地方。
 
拉祜人的部落,
又迁徙了,
走了许多山头,
淌过许多小河。
 
拉祜人寻到了落箭之处,
在这里生儿育女,
这三个地方,
就是拉祜人的故乡。
(本文摘自娜朵主编<拉祜族民间文学集> 云南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
文章录入  扎样
 
 
 
 

 

 

 


上两条同类新闻:

文字链接:

澜沧信息网 写作大学网 南方出版网 澜沧芦笙信息网 澜沧政务信息网
富东政务信息网

友情链接:
 

本站访问量: 次。  管理登陆   技术支持:海极网络
   站长:娜朵 副站长:刘劲荣 杨春   站长邮箱:egy_123@163.com
© 中文版权所有: 拉祜族文化网 Copyright 2006-2008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粤ICP备050060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