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 内 搜 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文章推荐 □
 

《扎努扎别》
发布时间: 2006-4-7 8:51:14 文章来源: 拉祜族文化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图 陈少昆)
 
 
 扎努扎别
             
 
拉祜人有很多故事,
扎努扎别是个英雄,
他的故事拉祜人都知晓,
讲了许许多多年。
 
他的身躯像高山,
他的手掌像平坝,
他的腿像大树一样粗,
他的力气无比大,
天下的拉祜人哟,
都佩服他爱戴他。
 
一个寨子人抬不起的东西,
扎努扎别抬得起,
一个寨子人做不完的活计,
扎努扎别做得完。
 
他的办法多,
他为拉祜人做事,
他的心地善良,
他爱天下的拉祜人。
 
那时的宇宙哟,
天是矮的,
地是矮的,
人走路头碰着天。
 
扎努扎别想办法,
他用杵棒顶天,
天顶得很高很高,
变成了今天的样。
 
厄沙是天神,
是万物的主宰,
他来到凡间,
召集拉祜人。
 
“天下万物是我造,
我的功劳大,
大小事物要我管,
你们要听我的话。”
 
“新米出来我先尝,
瓜果出来我先吃,
谁人不听我的话,
灾难自会降临他。”
 
厄沙说完话,
就走了,
拉祜人听了厄沙的话,
心里都害怕。
 
拉祜人去找扎努扎别,
厄沙明年要贡品,
我们心里害怕,
要咋个对付厄沙?
 
扎努扎别说他会想办法,
拉祜人要团结,
拉祜人要齐心,
厄沙不可怕。
 
厄沙说的话不要听,
贡品不能给他,
上天没有这样的规矩,
上天没有这样的说法。
 
谷子是我们拉祜人栽,
果树是我们拉祜人种,
我们用勤劳的双手,
创造了幸福的生活。
 
我们每天吃的东西,
是靠劳动得来,
我们每天所用的东西,
是靠劳动得来。
 
劳动的果实属于我们,
拉祜人的财富属于拉祜人,
勤劳的人能过好日子,
懒人只能饿肚子。
 
厄沙不干活,
不该有饭吃,
自己吃的东西,
要自己去苦吃。
 
厄沙不能吃贡品,
厄沙不能吃瓜果,
扎努扎别说得有理,
拉祜人把他的话记在心里。
 
布谷鸟叫了,
播种的季节到了,
拉祜人挖地犁田,
谷种种下了。
 
雨水过后谷子发芽,
风吹过后谷子绿了,
小瓦雀叫时,
谷子黄了。
 
拉祜人把谷子收回家,
一家人围坐火塘边,
有说有笑吃新米,
热热闹闹像过年。
 
厄沙在天上做着梦,
梦见拉祜人给他送贡品,
白生生的大米堆成山,
新鲜水果几箩筐。
 
厄沙看得口水淌,
用手去抓想尝尝,
白米水果都不见了,
原是空想梦一场。
 
厄沙到凡间去看,
见人们高高兴兴地过日子,
他忙问这是何原因,
拉祜人说扎努扎别是好人,
有了他拉祜人的日子,
一天更比一天强。
 
厄沙气歪了嘴,
他去找扎努扎别:
“我是天神,
万物归我所有,
你让拉祜人不上贡,
你敢跟我作对?”
 
扎努扎别听了厄沙的话,
心里一点不害怕:
“天下万物是自生,
我们的财富双手造。”
 
“田地是我们犁,
谷地是我们开,
好日子我们创造,
你不动手怎能白要?”
 
厄沙没说话,
气得眼睛火花冒,
他要生诡计,
害死扎努扎别。
 
厄沙哟想主意,
怎样把扎努扎别置于死地,
想过来想过去,
心里有了鬼主意。
 
七个太阳放天上,
这是厄沙的毒计,
地上热得冒热气,
拉祜人都在叹息。
 
天气热得火辣辣,
拉祜人不敢出门,
田地没有人做,
山地没有人犁。
 
扎努扎别来了,
他用笋叶做帽子,
戴在头上遮阳光,
拉祜人也学着他的样。
 
拉祜人有了笋叶帽,
不怕太阳晒,
不怕日头毒,
不怕天气坏。
 
田地照样犁,
谷子照样种,
从那时候起哟,
拉祜人有了遮阳的帽子。
 
厄沙在天上闲了几天,
他想拉祜人都晒死了,
慢腾腾下凡来看,
拉祜人变成什么样?
 
田地绿油油,
山地青丝丝,
田地山地上,
几个蘑菇在转。
 
厄沙奇怪了,
蘑菇长山中,
咋个还会动,
他要去看看。
 
拉祜人头戴笋叶帽,
田里地里忙活计,
厄沙下凡来看看,
气得跺脚青筋冒。
 
厄沙大声说:
“我用魔法惩治你们,
让拉祜人饿死,
没有太阳和月亮。”
 
厄沙把太阳拴住,
厄沙把月亮藏起,
天变黑了,
地变黑了。
 
天黑了,
看不见路,
地黑了,
可那不见路。
 
人不会种地,
人不会犁田,
人不会干活,
人只会叹气。
 
天看不见了,
地看不见了,
山看不见了,
水看不见了。
 
这样的日子过了七天,
这样的日子过了七夜,
拉祜人没有快乐,
拉祜人没有欢笑。
 
扎努扎别来了,
人们请他想办法,
扎努扎别办法多,
任何事都难不倒他。
 
他从山上砍来松明子,
绑在牛角上,
点燃松明子,
大地变得亮堂堂。
 
水牛角绑松明,
黄牛角绑蜂蜡,
水牛角熏黑了,
黄牛角熏黄了。
 
绑着火把的牛哟,
去犁田犁地,
谷种种下了,
这天成了“火把节”。
 
谷子长高了,
谷子成熟了,
拉祜人有了光明,
拉祜人有了欢乐。
 
厄沙想这回人们该完蛋,
正在暗暗得意,
谁知地上火把起,
拉祜人正丰收忙。
 
厄沙放七个太阳,
人们有笋叶帽,
厄沙藏住太阳月亮,
扎努扎别有火把。
 
厄沙气极了,
他藏起地上的水,
让拉祜人没有水喝,
让拉祜人渴死。
 
扎努扎别有办法,
他砍出芭蕉树的水,
让拉祜人喝,
厄沙又失算了。
 
厄沙见此招不行,
又生出诡计,
他让天上下雨,
倾盆大雨下了许多天。
 
小河涨大水,
小箐涨大水,
庄稼淹了,
田地淹了,
拉祜人的房屋也淹了。
 
拉祜人爬上大树,
拉祜人爬上高山,
洪水跟着脚后跟,
拉祜人没处躲。
 
扎努扎别出现了,
他用竹子扎成竹伐,
拉祜人照着他的指点,
一个个竹伐扎出来了。
 
拉祜人坐在竹伐上,
洪水淹不着,
牲畜爬在竹伐上,
洪水淌不走。
 
雨停了,
洪水退了,
拉祜人从竹伐上下来,
种田种地过日子。
 
多种诡计未得逞,
厄沙变换新花招,
他和扎努扎别赛跑,
看谁先到。
 
扎努扎别答应了,
扎努扎别前面跑,
厄沙变成蚊子,
爬在扎努扎别的脚上,
厄沙赢了。
 
扎努扎别哟,
发觉了厄沙的诡计,
心中很生气,
他要和厄沙斗到底。
 
厄沙很得意,
拉祜人斗不过他,
贡品都送来,
厄沙要享受。
 
中秋节到了,
厄沙来收贡品,
扎努扎别用弩射他,
一箭射到他的脚上,
厄沙带伤逃窜。
 
厄沙恨得咬牙切齿,
发誓要整死扎努扎别,
厄沙想办法,
厄沙打主意。
 
多种诡计未得逞,
厄沙变换新花招,
变成一只勐谢科虫,
爬在扎努扎别家门口。
 
扎努扎别回家来,
听见吱吱地叫,
想去踩死昆虫,
虫角戳着他的脚。
 
他的脚板流着血,
疼得在地上乱滚,
扎努扎别受伤了,
他不能去看拉祜人。
 
这时门外来了一个人,
白胡子白头发,
“扎努扎别心莫急,
我办法帮助你。”
 
“仁慈的老人啊,
勐谢科虫戳我的脚,
坐也坐不得,
站也站不住,
你有什么办法治?”
 
老人说要用凿子来凿,
问扎努扎别怕不怕,
扎努扎别说:
能治病他什么都不怕。
 
老人拿出凿子,
凿出扎努扎别的肉,
凿出扎努扎别的碎骨头,
扎努扎别疼得大汗淌。
 
老人说他是有名的“神医”,
没有治不好的病,
这里有几包药,
用它包伤口。
 
七天七夜不能打开,
保你不疼不痒,
七天过后伤口好,
你又可以去做事。
 
诚实的扎努扎别啊,
相信了“神医”的话,
七天七夜过后,
他的脚生蛆烂了。
 
神医是厄沙变的,
包的药是苍蝇蛋,
扎努扎别死了,
拉祜人失去了英雄。
 
闻听扎努扎别的不幸,
拉祜人来了,
老人痛哭,
女人唱挽歌。
 
小雀小鸟也来哭,
动物也来哭,
比绿鸟在脚边哭,
啄木鸟在头旁哭。
 
扎努扎别的血,
染红了比绿鸟的脚,
染红了啄木鸟的冠子,
比绿鸟的脚变红了,
啄木鸟的冠子变红了。
 
拉祜人埋葬了扎努扎别,
他的身躯变成了江河,
变成了肥沃的土地,
拉祜人有了家园。
 
扎努扎别死了,
他是为拉祜人死的,
拉祜人不会忘记他,
他的故事年年讲,
他的故事代代传。
 
(本文摘自娜朵主编<拉祜族民间文学集>云南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
 
 
 
 
  
 
 
 
 
 
 

 


上两条同类新闻:

文字链接:

澜沧信息网 写作大学网 南方出版网 澜沧芦笙信息网 澜沧政务信息网
富东政务信息网

友情链接:
 

本站访问量: 次。  管理登陆   技术支持:海极网络
   站长:娜朵 副站长:刘劲荣 杨春   站长邮箱:egy_123@163.com
© 中文版权所有: 拉祜族文化网 Copyright 2006-2008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粤ICP备050060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