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 内 搜 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文章推荐 □
 

娜朵中、短篇小说的创作特色(李平)
发布时间: 2006-4-7 1:43:44 文章来源: 拉祜族文化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娜朵中、短篇小说的创作特色

                                                       李平

      中华民族的文化,过去、现在与将来,都是各民族共同创造的成果。每个民族中,都不缺乏为积累精神财富贡献聪明智慧的人才。近年来,拉祜族的青年女作家娜朵,在文学刊物上陆续发表了一些中、短篇小说,起始并未引起人们特别注目,但自《魂毛》和《绿梦》相继问世以后,编辑和评论界立即敏感地意识到:娜朵正以坚实的脚步逐渐走向成熟……
   
     两三年前,娜朵的小说,还处于“话本小说”的阶段,即是说:偏重于情节故事的追求,未能致力于主题与人物内心世界深度的开掘。从这个意义来说:《魂毛》和《绿梦》无疑地标志着一种创作的飞跃,境界的升华。这种进展,和善于在少数民族文艺工作队伍中,发现好苗的云南省文艺部门的大力培植密不可分,也缘于娜朵本人不懈的努力。对娜朵的作品,我也只是最近才开始接触的,尽管读得不多,但却给我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在我看来:娜朵的小说正在形成自己的特色:首先,娜朵的小说,是具有浓郁地区色彩的乡土文学。从《爬满青藤的窝铺》、《狗闹花》到《绿梦》,作品的题材、人物、故事……无不取自作者所生活的、位于澜沧江流域的拉祜族人世代相亲的山乡,通过它们,作者为我们展示了拉祜族鲜为人知,却又别具情调的传统风习:拉祜族青年,利用“打伙撒”的播种机会,谈情说爱;拉祜族小伙子,在追求对象的阶段,到自己爱慕的姑娘草楼下面唱情歌;拉祜族新婚夫妻,要在洞房点燃一对蜂蜡制成的、象征婚后生活 甜蜜幸福的蜡烛;拉祜族的姑娘,结婚之后就剃掉头发,只在头顶留一撮与未婚少女区别的“魂毛”……这些习俗将读者导进了一个新奇的世界,引起无穷的兴味。然而,作者并不一味依恃奇风异俗吸引读者,而是更着重于透过一篇篇感人的作品,突出淳朴的拉祜人令人肃敬的传统美德。男子汉热忱慷慨,助人为乐;妇女们珍惜爱情,重视贞操。在第一部中篇小说《爬满青藤的窝铺》里,娜朵塑造了作为拉祜族代表的扎耶这样一个人物,他是拉祜族枪法准确的优秀猎手,不幸被强行拉入国民党的军队。即便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中,扎耶始终不渝地坚守祖先的教诲,断然拒绝参加犯罪活动。他严正地声称:“拉祜人视偷窃为最可耻的事!谁要是去偷窃,就是对祖先的背叛。”不甘同流合污的志向,几乎使他招致杀身之祸,也促使他逃离虎口,重返窝铺。在路上,他救了疯女人娜祝,他和她朝夕相处,不萌一丝邪念,而是千方百计设法治好了娜祝的疯病,促成了娜祝夫妻的重圆。然而,作为年老体衰的猎人,他拒绝接受对方诚意养老的报答,一如当年扎波老爹收留他这个孤儿一样,把帮助别人看作自己应尽的社会职责,充分体现了生活条件艰苦的拉祜人,内心世界的崇高。中国的幅员太辽阔了,并非每个人都有去澜沧、孟连山寨接触这个仅有50万人口的兄弟民族的机缘。娜朵的小说,却使我们有幸借助文字认识了这个兄弟民族的善良与正直。
   
     读娜朵的小说,我会不由得联想起作家艾芜的《南行记》,那是一部享有盛誉的、叙写云南习俗风情的小说。当然,作为一个文学新兵,无论艺术构思抑或语言艺术的驾驭能力,娜朵在目前是无法和艾芜相提并论的。要达到艾芜那样的素养和功力,娜朵还必需作出艰苦的、长期的努力。作为艾芜作品的崇拜者,我在感情上一点也不偏袒艾芜,但是无论过去或现在,我始终觉得,艾芜毕竟不是一个当地人,《南行记》和《南行续记》里那些诗意无穷的故事,虽则具有难以抗拒的艺术魅力,却多少使人感到它们蒙上了较多的、文人赋予的传奇色彩,从而也就和生活有着某种程度的距离。娜朵却是拉祜人中的一份子,她的小说,是依据自己对本民族的理解倾诉的衷曲。虽然没有艾芜小说那么强烈的浪漫气氛,给人的直观印象却是更多质朴与真实。这个立足点与效应,很不相同。
   
     其次,娜朵在创作中,似乎特别着意于通过妇女在爱情与婚烟的不幸,呼吁社会关注妇女的命运。在她的笔下,有被丈夫遗弃的婆娘,有不许与男人接近的寡妇,有为缺乏传宗接代能力的丈夫背黑锅的新娘,有见斥于社会的“疯子”,还有因丈夫吸毒而跳河自杀的女人。娜朵在作品中写过这样的话:“厄莎神创造出人,就是要人来世间受苦受难,特别是女人灾难就更多……是的,女人灾难更多”(《狗闹花》),“山里的女人,从娘肚里出来,背上就背着一个‘苦’字,一辈子也摔不掉……女人爱流泪,是想洗掉身上的苦,可惜洗了一代又一代,山里的女人还是没有抬起头来”(《绿梦》)。显然,作者本人有意识地让自己的创作,成为拉祜族妇女争取摆脱形形色色磨难与束缚的喉舌。她之所以承担这样的使命,和作者自身是女性,特别重视妇女的地位和处境,不无关系。我们看到:在娜朵的作品中,女主人翁充满辛酸的悲剧遭遇,部分产生于旧社会险恶的环境,但也有不少是旧社会遗留的陈腐观念与习惯势力造成的。社会可以较快地变化,旧观念与习惯势力的影响,却不容易迅速消亡。由于这个缘故,身为寡妇的娜莫,不仅不能重新构建美满的家庭,甚至连活着也被看作他人幸福的障碍,终天在飞短流长的舆论的压力下,作出最后的牺牲,服毒自杀。(《狗闹花》)显然,作者对娜莫的软弱性格,与这种性格支配下的最后人格则寄以真挚的同情,却又是不满意的。唯其如此,在其后撰写的《魂毛》这篇小说中,她终于成功地塑造了娜鲁—这个在新时代开放的形势下。从山里女人的传统柔顺与懦怯,走向刚健与反抗的真实的。鲜活饱满的女人。这篇小说,以象征约束的“魂毛”为中心,围绕主人公娜鲁“魂毛”的“留”和“剪”,写出了这个人物性格的变化与成长。在《魂毛》中,那面小圆镜子,对娜鲁的觉醒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它虽是一件平凡的细小的生活用品,却又是人物成长过程中不可缺少的细节,小圆镜子使包括娜鲁在内的拉祜族妇女看见了自己的形象,意识到自身存在的价值,导致了人性的回归。娜鲁就是从那面镜子中发现自己的美丽,领悟到自己长期等待的悲哀与痴愚,决意改变自己的命运的。作者写她为丈夫留着“魂毛”年复一年,花落花开地苦苦等待,到最后终于毅然出走,割掉象征誓约与枷锁的“魂毛”,留起了城里时行的“鸡窝萝头”。这行动,意味着她摆脱羁绊束缚,与被人遗弃的昨天告别。作者细腻的笔触刻划了娜鲁内心复杂的思想斗争。她既要抵制外界环境的压力,也要艰苦地战胜陈腐观念对自己的禁锢。她的胜利是时代前进的必然结果,她的觉醒合理地反映了拉祜族妇女从忍受到以行动改变命运,争取幸福的过程。我认为:这篇《魂毛》是娜朵创作的小说中写得最成功、最厚实的一篇,也是最具有时代气息的一篇。 
   
     再次,娜朵的小说,语言清新、质朴而不乏诗意。近年来由于东西方文化的广泛交流,文学创作在外来文化的启迪下,在视角、结构等方法技巧上获得了不少有益的借鉴;与此同时,也给部分作者带来了若干盲目搬用的流弊,或大量使用晦涩词语,令读者困于捉摸;或不标点,数百字一段,叫人读时喘不过气。娜朵的作品没有染上这类追逐“时髦”的恶习,她的作品语言的本色自然,绝无矫揉造作。小说为体现地区色彩,经常杂有拉祜人习惯的“好瞧”(好看,漂亮),“款白”(聊天,说话)之类的语词,却又为防止造成阅读的障碍而显得极有分寸,文字的使用量比较洗练,往往三言两语,就干脆利落地把问题表达得清清楚楚,但不失尝试与分量,举《魂毛》中的一段为例:……人说山里的女人,一辈子就是背着背萝在山路上走,她能牢牢记住那数不清的山路和密密匝匝的树林子,她却永远也不会知道山外的世界有多大。山外的世界,对山里的女人来说是个谜。山里的女人喜欢听山外女人的事。
   
     廖廖几笔,概括了拉祜族妇女在旧时代千百年传统的生活方式与道路,点出她们心灵的沉重,也点出了她们对世界与生活充满希望的探求。就这么几句,读者便能从中领悟到纯朴的拉祜妇女,同其他兄弟民族的女性一样,不甘受“命运”的支配,她们的生活必然也会随同时代的前进,随同她们自身的奋斗而改变。 
    
     清新质朴与诗意的描绘,向来是不相排斥的。在娜朵的小说中,涉及拉祜人生活环境的部分,随处可以见到充满诗情画意的描绘,那些行云流水般的文句,不是出自刻意的堆砌,而是作者从心底自然流出的感触。作者在《狗闹花》中这样介绍拉祜人居住的山乡:“每年,白花开的时候,满山一片银白色,好象仙女摘下了一片片白云撒在那山中,”,“向山下望去,整个麻栗寨尽收眼底:一间间的草房,就象山里的菌子,星星点点地分布在麻栗树林中。”这些描绘,与情节、主题紧密结合,比喻生动、贴切。谁也不觉得它有什么夸张,而是赞赏作者行文清丽,构思巧致的才能。应当说:这不单纯是技巧的因素,小说中的自然美,是拉祜族山乡客观存在的,正由于作者生活于那样的环境,热爱自己的家乡,她才能充分感受到美的存在,也才能运用如此细腻的笔触,恰如其分地通过文字表达对山乡的深情厚谊。我喜欢这样的作品。我觉得,只有以这种真实的事情,这样严肃的态度对待创作,作品才能真正感染和吸引读者。
   
     娜朵在创作上,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对娜朵说来,如何深入地在生活中观察,进一步剖析社会,开阔视野,透过丰富的题材给读者以更多的哲理的启示,是非常重要的事。深信在不久的将来,能够看到娜朵更上一层楼的丰硕成果。        
  
          (原载1992年4月《云南文艺评论》)   
(本文作者系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研究生导师。)

 


上两条同类新闻:
  • 生长在民族的土壤里(陈思和)
  • 从《绿梦》到《疯兰》 (王希杰)

  • 文字链接:

    澜沧信息网 写作大学网 南方出版网 澜沧芦笙信息网 澜沧政务信息网
    富东政务信息网

    友情链接:
     

    本站访问量: 次。  管理登陆   技术支持:海极网络
       站长:娜朵 副站长:刘劲荣 杨春   站长邮箱:egy_123@163.com
    © 中文版权所有: 拉祜族文化网 Copyright 2006-2008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粤ICP备050060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