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 内 搜 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文章推荐 □
 

李光华:拉祜山作证
发布时间: 2006-3-10 3:50:03 文章来源: 拉祜族文化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Www.lahuzu.Com   2006-1-23    拉祜族文化网

       

                 (青年时代的李光华)

          

 

     在云南省西南部,有一个山青水秀的地方,这里群山叠翠,山花烂漫,而又古老神秘,这就是被称为“边疆宝地”的拉祜山乡——澜沧拉祜族自治县。

 

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是全国唯一的一个拉祜族自治县,这里是拉祜族的主要聚居地,拉祜族被称为是猎虎的民族,有两大支系,拉祜纳和拉祜西,分布在云南省的八个地、州、市二十多个县,拉祜族原是北方的民族,生活在青海一带,后来迁徒到现在的定居地,有的还迁到国外,在缅甸和泰国也分布着拉祜族,在美国的加利福尼亚也有部份拉祜族在那里生活。拉祜族以勤劳勇敢而著称,多年来经历了许多战乱之苦,解放前,生产力水平低,很少有人懂汉语,解放后,在党和政府的关怀培养下,涌现了一批批拉祜族的干部,为当地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他们有的已长眠地下,有的已退居二线,有的还在平凡的岗位上工作着,一代代的拉祜人,用自己的双手建设家乡,他们的功绩是不可抹灭的,拉祜山上留下了他们的足迹,拉祜山不会忘记他们!

 

我要给读者讲述的就是一个在拉祜山家喻户晓的故事,那是一个普通拉祜人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叫李光华,是个土生土长的拉祜人,是澜沧拉祜族自治县第一任县长,任县长三十四年!       

 

                 拉祜族佛祖的后人

                     成了革命的青年

 

在拉祜山人们都知道李光华是土司的后代,他自己也曾继承土司之位,他的家族有很多年的历史,而且和拉祜族的宗教紧密相连,李光华的祖父曾在拉祜山名噪一时,就是拉祜族有名的宗教首领三佛祖。

 

拉祜族信仰多种宗教,一般有四种,分别是佛教、原始宗教、基督教和天主教,这些宗教在拉祜族的发展史上起过一定的作用,据拉祜族的史诗《根古》记载,拉祜族在历史上有过五次大规模的迁徒活动:

 

第一次迁徒活动是从北氐南氐到普罗西罗格,史诗中写到:“人多了争地盘,北氐南氐在不下,互相争斗互相打,北氐南氐不平安,战争持续了很久,双方没有输赢,宁静的日子打乱了,拉祜人不愿再打战,拉祜头人说,离开这个地方,去寻找新的乐园,拉祜人拖儿带女走向南方。”

 

第二次迁徒活动是从普罗西罗格渡过金沙江,来到阿沃阿戈东。史诗中记载:“平安的日子过了很久,拉祜人多了,其他族的人也来了,拉祜人走了许多地方,走了许多年,找到了一个肥沃的地方,这里动物满山岗,鱼虾满河流,拉祜人不愁吃不愁穿。”

 

后来的迁徒是从阿沃阿戈东到糯弄糯谢厄,又从糯弄糯谢厄南迁到达牡缅密缅,最后,由牡缅密缅迁到澜沧、缅甸、泰国一带,拉祜族的五次迁徒活动大部份和战乱有关,而且都是一直南迁,使拉祜族从北方的民族变成了南方的民族。这五次迁徒活动,对拉祜族的政治经济等诸多方面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对拉祜族的宗教信仰也产生了影响,拉祜族从信仰原始宗教到多种宗教信仰的变化,和这几次迁徒活动是有关的。

 

拉祜族迁徒到澜沧以后,得到了壮大发展,拉祜族的宗教也随之而发展,明朝初年,澜沧地区已经开始采银矿,后因疾病和其他的原因,多次停产,到了明永乐年间又恢复生产,当时的澜沧繁华热闹,据说当时有人想统计一下在澜沧采矿的人数,就让方园三十里的人,每人去看一场戏,门口装着一只大木箱,去看戏的人进门时都往木箱丢一颗包谷籽,后来,去数包谷籽,竟有十四万三千颗。也就是说当时采矿的人数多达十四万三千人,当然这只是传说,到今天谁也说不清当时是否真有人用此法统计过采矿的人数,但当时的澜沧人丁兴旺却是事实。 澜沧的繁荣,给拉祜族宗教的传播活动带来机遇,得到了发展,特别是佛教的发展很快。澜沧地区有五佛地之称,这五佛就是东河的五佛爷,安康的南栅佛,拉巴严帕佛,竹塘的东主佛,西盟的三佛祖,其中以三佛祖最为有名,成为拉祜族的政治和宗教首领。

 

那年,从大理那边来了一个王佛爷,他看到澜沧繁荣兴旺,打算来澜沧开创佛房,王佛爷在澜沧住了下来,召收徒弟,徒弟学成之后又回去传教,一时间,拉祜村寨到处都有佛房,佛教得以在拉祜山广泛传播。

 

王佛爷有一个徒弟,是竹塘战马坡来的拉祜族青年,他聪明好学,深刻领会了许多佛家经典,这位拉祜族青年深得王佛爷喜爱,成了王佛爷的高徒,王佛爷把自己知道的佛教知识都传给了这位拉祜族青年,几年后,这位拉祜族青年学成后到拉祜山传教,得到了广大拉祜族群众的拥护,称为三佛祖。

 

同治十二年(1873)拉祜族的政治和宗教首领三佛祖带领部份拉祜族和汉族进入西盟地区,他以武力和宗教相结合的手段对西盟实行统治,佛祖的位置代代相传,到了三佛祖的女婿李通明继任佛祖之位时,由清政府正式封李通明为西盟土千总,管理该地区,这年是光绪十七年(1891)。

李通明的儿子李常,生性软弱,缺少才干,李通明深知其子李常没有能力继承统治,又怕他手下的人争夺权力,就把西盟分为四块地,称“四个角马”,即力索角马、马散角马、岳宋角马、西盟角马,并委任拉祜族和汉族分别管理,在佤族部落,村寨头人的基础上,加封了长爷、新爷、新官、客长、管事,伙头等官职。除李常以外,由舒秉忠、李保、张开科各管一块地盘,他们四人成了四角马地的头人,又被称为“西盟四大头人”,李通明让舒、李、张三人尽力辅佐李常,交待内部要团结,一致对外。三人都按佛祖的遗诏,和李常一起把“四角马地”管理得井井有条。老百姓安居乐业,“四大头人”的名声越来越大,威震西盟和澜沧一带,当时,只要去拉祜山的人,首先听到的就是“四大头人”的名字。

 

李通明死后,李常继位,李常娶了一个拉祜族姑娘做妻子。一九三一年六月,李常的妻子快要临盆了,从当地请来了接生婆,当时,李常已有一个儿子李扎铁,准备传位给这个儿子。现在妻子又要生了,不知是男是女,李常在屋里不停地走来走去。一声婴儿的啼哭传了出来。接生婆喜滋滋地说:“恭喜佛祖,又生了个男孩。”李常高兴地笑了,他给小儿子取名李光华,李常也许不会想到他的小儿子李光华,这个佛祖的后代,在继承土司之位后,参加了革命,参加共产党,而且会成为拉祜族第一位县长!

 

李常死后,其长子继位,一九四八年,因其兄病故,李光华继承了土司之位,一九四九年二月经澜沧县西盟区政府任命为西盟村(乡村级)村长。

 

一九四九年十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人民当家作主,但在澜沧西盟等地方的老百姓,大部份都不知道共产党是什么模样。而李光华在这之前和思普区的地下党有过接触,接受了一些新的进步思想,尽管当时他对共产党了解得不多,但他觉得接触到的共产党都是好人,自然对共产党产生了好感,帮助地下党做些工作,他任西盟村长期间,积极宣传民主,民族团结,发展生产,为共产党开辟西盟地区的工作作出了贡献,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李光华就把自己和共产党连在一起了,他这个拉祜族佛祖的后代,跟着共产党闹革命,成为一个革命的青年。

                     

                      跟着党走无怨无悔

                      出任县长任劳任怨

 

一九五0年,当时在澜沧任区长的张石庵到西盟阿佤山进行动员争取各民族头人及有影响的各族人士的工作,让他们赴北京参加建国一周年的国庆观礼,当时,许多头人从来没有离开过家乡,对共产党的政策不理解,不愿意去北京,李光华就做头人们的工作,李光华在当地有很高的威望,他毕竟是三佛祖的后人,头人们相信他,在他的说服下,头人们同意到北京看看。

 

李光华和张石庵很早就认识,在李光华的父亲李常任土司时,张石庵就被任命为区长,他们一起参加中英勘界,也就是滇缅国界的确定,当时的争交点是西盟,英国单方面偷改了图纸,移动了界碑,想占西盟,英国人说是李通明佛祖答应把西盟让给英国,以拉祜刀和拉祜挂包为证。原来,英国人为了霸占中国领土,给李通明送了礼物,李通明不知是计就按拉祜人的习惯,把拉祜刀和拉祜挂包作为礼物回赠英国人,后来,英国人竟拿李通明回赠的礼物作为李通明投靠英国的物证,李常气愤了,他知道是英国人陷害父亲,但父亲已去世,怎么办?张石庵说:“别急,去找证人来。”

“那个证人?”李常问。

“头人舒秉忠的母亲当时不是在场吗?”张石庵又说,他听说过这事,舒秉忠的父亲是李通明的军师,有什么事他都认得。

 

他们用滑竿把舒秉忠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抬来了,老人说当时英国人送佛祖一把英刀,佛祖又回赠拉祜长刀和挂包,是表示友好,不是什么投降,拉祜人是把英国人当朋友才这样做的。英国人无言以对,他们只能没趣地走了。英国人想霸占西盟的阴谋没有得逞。那次风波以后,李常和张石庵成了好朋友。而李光华一直把张石庵当父亲一样尊重,张石庵是父亲的朋友,由他来作民族上层的工作,李光华自然积极支持。

 

有些民族头人答应去北京,后来又反悔,张石庵又去做工作,他和头人们说:“你们放心去北京吧,我在这里等着你们回来。”西盟四大头人之一的李保头人看看老区长诚恳的样子说:“既然老区长把话说到这步了,我们虽然对共产党不了解,但我们应该相信老区长呀,大家还是去北京吧。”头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吭气。

 

“大家去吧,共产党不会害我们,我也要去北京看看。”大家回头一看是头人李光华。  “共产党当真不害我们么?俗话说石头不能做忱头,汉人不能做朋友呢。”

 

“共产党是好人,谁说汉人不能做朋友?张区长不是汉人么?他对我们拉祜阿佤那么好,还不是朋友?”李光华又笑着说。

“汉人都象张区长那样好么?”头人们不相信地问。

“去了北京就认得了。”李光华说。

“你当真要去北京?”头人们还是不相信。

“我和你们一起走。”李光华乐呵呵地说,头人们看看他的样子,悬着的心也开始放下了。

“你去,我们就去。”头人们说。

 

李光华高兴地说:“这就对了,出去走走看看,又不是去做牢枪毙,搞什么这样害怕。”说得头人们也笑了起来。

那天,三十多个头人早早集中在一起,准备去北京参加国庆观礼。

“李光华头人咋不来呢?”一个头人说。

“他有事,过两天就来。”工作人员回答。

“我们走吧。”工作人员跟头人们说,头人们看不见李光华,有的不想走,在工作人员的劝说下,头人们半信半疑地上路了。先是走路,后是坐车,坐车对于在深山老林生活惯了的头人们来说,是大姑娘坐花轿——头一回,所以,对什么都感到新奇,一路上还有说有笑,几天后,情况却变了。当头人们来到普洱时,还不见李光华露面,头人们害怕了,说李光华头人不来,说不定共产党要把我们送去做牢,说不定还要杀头,一下子,人心慌慌,工作人员怎么劝说也不起作用,头人们就是不走。

“李光华头人不来,我们不去了,我们要回家。”头人们叫了起来。

工作人员只能让头人们在普洱住下再说,过了两天,李光华风尘仆仆地来了。见到李光华,头人们象看见救星那样高兴,大家围了上去问长问短。

“李头人,你终于来了,你来我们就放心了,要不然我们害怕呢。”

“害怕什么?”

“怕共产党杀我们。”

李光华笑了:“我说共产党不会害人,你们还不相信,你们不去北京看看,会后悔的。”头人们见李光华来了,又听他说了这些话,不在闹了,他们又继续北上,到了北京,在那里他们见到了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当我去采访李光华的儿子时,他给我提供了一张李光华等民族头人和朱德总司令在北京的珍贵照片,我已经把它放在书里。

 

这些民族头人,在北京参加国庆观礼后,又到全国各大城市参观,都受到热情接待,在上海受到陈毅市长的热情欢迎和款待,头人们很受感动,都说共产党好,共产党的官和老百姓一个样。

 

头人们回来后,对共产党和社会主义有了初步的了解和认识,对边疆地区的工作开展和民主改革的进程起到了积极作用。有的还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如大头人李保,敌人用重金引诱,武力威胁,他始终不投敌,最后被敌人活埋。中课的岩火笼,因其父岩顶受敌人煽动准备叛乱,他劝说父亲不要叛乱,父亲不听,他最后用自杀来表示抗议,这些头人的行为在当地引起很大的震动。

 

一九五三年,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成立,从民族学院学习回来的李光华当选为县长,那年,他刚二十二岁。这县长李光华竟当了三十四年!

 

五十年代,边疆地区情况复杂,经常有敌人来干扰,不时会发生流血事件,小型的战斗不断,工作非常艰苦。

 

那年,境外的民族头人自称佛祖,派手下人来煽动百姓进行叛乱,有些不明真相的群众一时受蒙骗,李光华知道后,赶到那里,他跟群众说:“你们不是要找佛祖吗?我就是佛祖,三佛祖就是我的祖父,这些你们都知道,还找什么佛祖?”群众听他这样说也不吭气了,一场将要发生的叛乱避免了。

 

还有一次,工作队进驻寨子,当时有些头人思想不通,不让工作队住寨子,有的连路都不准修,甚至把工作队员杀掉,李光华知道这件事后,他把各个部落的首领叫来宣传党的政策,说路是要修的,工作队也要住寨子,过着私人大烟地的政府赔钱,修路是为了更好地发展边疆,一九五三年,修澜沧到西盟的公路时,李光华同样把土司找来好好商量,做通了头人们的工作,大家都高高兴兴支持修公路,使边疆的条件得到改善,昔日的深山老林,第一次传来了汽车喇叭声。

 

边疆地区民族众多,各民族之间会发生打冤家一类的事情,有一次,佤族和拉祜族打冤家,缘由是佤族为了祭谷地偷砍了几个拉祜族的人头(佤族解放前有用人头祭谷地的习俗),拉祜族知道后,组织寨子里的人一起杀到佤族寨,放火烧寨子,两个寨子打起了冤家,李光华多次去做工作,他说各民族都是兄弟,要团结,这样才有好日子过。后来,各族人民都和睦共处,互相通婚,很少发生打冤家的事了。知情的人都说是李光华县长工作做得好的缘故。在拉祜山只要有什么事,李光华都会去解决,别人解决不了的民族问题,他一去就会迎刃而解,和他工作过的同志都不得不服他,人们说他身上有一种吸引力,他的话老百姓都爱听!

 

他把工作放在首位

竟忘了自己还有个家

 

李光华曾跟同事说他信共产党,党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他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 

   

    他对党的信念是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有的,那时候他接触的是地下党,而到了解放后,他参加工作,特别是一九五八年,他在鲜红的党旗下举手宣誓的那天起,他已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党了。

 

为了工作,他常常忘了家,李光华从西盟出来前,已娶了一个拉祜族姑娘为妻,名叫李娜福,虽然没有文化,但是个贤惠而善良的女人,他俩在西盟结婚后,李光华出来工作了,妻子一人留在西盟。那年,土匪判乱,妻子四处躲藏,后来在拉祜群众的帮助下逃了出来,政府派人把妻子接到澜沧,夫妻俩才见面,他和妻子盖了一间小草房,他们有一个窝,几年后,妻子生下了长子。初为人父的李光华自然高兴,但他工作忙不能陪在妻子身边。

 

   “我工作忙,难得回来,家里的事你多做些。”他对妻子说,善良的妻子什么也不说,只会轻轻地点着头。

 

家里的事他不管,可同志们有什么事他都细心过问,有一位拉祜族干部,找了个农村姑娘做妻子,为了帮妻子做农活,这位干部回家劳动去了,李光华知道后,就派人去动员那位干部回来,他说培养一个民族干部不容易,边疆建设还需要许多民族干部,后来,这位拉祜干部回来了,成了单位的骨干。

 

他把同志放在心上,他把老百姓装在心里,那年,东瓜林寨发生火灾,他亲自去慰问,老百姓哭了,他也流泪了。在澜沧,哪里发生灾难,哪里就会看到李光华的身影,只要李光华在,老百姓就象看见保护神那样,不叫不闹,有困难也会坚持着,老百姓说:“只要老县长在,我们什么也不怕。”

 

在澜沧,只要你说到老县长,人们都认得是说李光华,李光华和老县长的名字已融为一体,拉祜人说,李光华永远是他们的老县长。所以,澜沧人跟人讲起李光华的事,总是说老县长的故事我们都说不完呢………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六日,澜沧发生7.6级强烈大地震,一时间,山崩地裂,一道蓝光闪过之后,大地象疯了似地抖动着,把大山撕裂把树木拔起,一幢幢房屋倒塌,一个个生灵被毁灭,澜沧遭难了!拉祜人遭难了!

 

当时,李光华已调到思茅地区政协工委任主任,澜沧发生地震后,他坐不住了,那里是他的根,那里有让他梦魂牵绕的拉祜山,那里有让他牵肠挂肚的拉祜乡亲,他马上去了灾区。地震当天夜里他赶到厂矿、学校、村寨了解灾情,当时电路中断,澜沧县到处一片漆黑,大街上受灾的群众在不停地忙着,李光华把“学大寨”时的一盏马灯提了出来,在这盏马灯下成立了县抗震救灾指挥部,接着他又冒着余震深入到重灾区看望正处在危难中的同胞,传达党中央、国务院的慰问电………

 

地震的震中是战马坡,那里是李光华祖父三佛祖的家乡,以前在澜沧当县长,他一年都要来几回,老百姓见他来都会拿出包谷酒招待他,他爱喝酒,边喝酒边听乡亲们诉说家常,讲那些优美的拉祜族传说,他也常常想起拉祜族迁徙的古老故事,迁了五次哟,他在心里这样想,从北方迁到南方,那么远的路,都用双脚走啊,不知要走过多少山,淌过多少河,想起这些,他总是为祖先的勇敢感到自豪,但他看到拉祜族群众生活还很贫困,他这个县长心情沉重,老百姓生活不富裕,他心里也不安呀!

 

所以,他每年都去乡下走走看看,了解群众的疾苦,为群众解决一些实际问题,拉祜山的人没有不认识他的,群众把他当家里人,有什么话都愿和他讲,那时,见过他的人都说他和气,没有什么架子,老百姓们说以前看见干部他们都不敢说话,现在县长却和他们一起同吃同住,怎不叫老百姓感动呢!

 

李光华多年来养成了爱喝酒的习惯,他曾跟同事开玩笑说他喝过的酒加在一起,可以当游泳池来游泳呢。当然这只是一句玩笑话,但李光华每天都喝一些酒成了他的特点,他到乡下常常自己带着酒去,到拉祜族乡亲家,人家拿出酒敬他,他也会从小挂包里拿出自己带着的酒给乡亲们喝,那样子和山里的拉祜族没有两样,他到寨子里去,拉祜族群众都会和他打招呼,他也会和拉祜族群众谈心,有时在路上看见在地里劳动的山民,他也会走过去和人家说上几句话,吸着山民们递给他的草烟卷,在那里谈笑风生………

 

多少年,他在拉祜山走,大大小小的寨子,高高矮矮的山梁,他都走过,他甚至熟悉那条条山路的树木、小草,拉祜山的一草一木对他都是那么亲切,他看着拉祜山一天天地变化着。他跟拉祜人说:“我们的日子会好的,拉祜就是在党的领导下,手拉着手,共同走向富裕幸福的大道。”

现在,李光华再次回到拉祜山,来到了战马坡,摆在李光华面前的拉祜山是什么样子哟,昔日美丽的拉祜山寨不见了,到处是破墙断壁,一片片的废墟,吓坏了的灾民在地上坐着,两眼呆呆地望着前方,有的在用双手刨被埋住的亲人,震后的拉祜山就象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战斗,拉祜山寨变成了焦土,有的房屋还在燃烧,空中飘浮着烟雾,看着眼前的情景,李光华流泪了,他的拉祜山又遭难了,多灾多难的拉祜山哟!一切的一切都变得陌生,变得让李光华心碎!

 

他在灾区的红土地上慢慢地走着,脚步是那样沉重!

“老县长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句。

拉祜山民们围了过来,一位老人一下子跪在他面前:“老县长呀,你可回来了,这地方不能在了,地下的大鱼在翻身,我们不敢在了。”

 

他含着泪扶起老人说:“这是我们的故土,灾难会过去的,房子可以重新盖,政府会帮助我们重建家园,大家不要难过。”

 

当地有的群众听信了谣言,想跑到国外去躲避灾难,他们说拉祜山的地底下住着一条大鱼,鱼翻身就地震,不能在了。

 

拉祜人说地震是大鱼翻身,李光华对这种说法不感到陌生,因为,小时候,他也听阿妈讲过大鱼翻身的故事。

 

那是一个拉祜山人人皆知的传说:传说很久以前,拉祜山的地下住着一条大鱼,大地是放在鱼背上的,有一天,蜘蛛跑到地下对大鱼说,地上的人都死完了,他们的家都被我们蜘蛛占领了,地上没有人了。大鱼不相信,说地上那么多人咋会死光?蜘蛛看大鱼不相信它的话,它说让大鱼翻翻身,看人在不在,大鱼果真翻动身子,地上就发生了地震,地震时只要地上的人说:“在着,在着,人在着。”大鱼听见人说话,知道地上人还活着,它就不翻身,地也不震了。

 

多少年来,只要发生地震,拉祜人就会对着地下说:“在着,在着,人在着。”后来,拉祜人说地震是蜘蛛去跟大鱼告状的结果,在拉祜人家只要见着蜘蛛网都把它拿掉,省得它去告状,给地上的人带来灾难。

 

现在,拉祜山地震,拉祜老人相信是大鱼翻身了。

李光华听见群众这样说,只能安慰他们,这个时候,讲什么道理也是多余的了!

     拉祜人看到他们的老县长,原来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原来打算跑外国的人也不走了,他们砍来竹子,和来救灾的解放军一起,重新建盖房子……

 

在战马坡,在灾区留下李光华的足迹,他也看到了一串串让他永远也不会忘记的情景:拉祜乡亲含着泪水埋葬遇难的同胞,拉祜山上燃起了大火堆,遇难同胞们的身体在火堆中消失了,大人小孩呼天喊地的叫着亲人的名字,这些离去的同胞,昨天还是活生生的生命,可转眼便化成了灰,活着的人们声声呼唤,唤不回逝去的亲人!

 

在拉祜山遭难的第一个夜晚,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滇某高炮部队的官兵们神速般来到战马坡,这些解放军战士抢救灾区的群众,他们绿色的军装和拉祜山融为一体,他们给拉祜山带来了希望!

 

省慰问团来了!中央慰问团来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苦难的拉祜人看到了希望。这一切,李光华也永远记住了,在他的拉祜山遭受苦难的时候,是党和政府伸出了手,是可敬的解放军战士救了多灾多难的拉祜人,解放军,拉祜人都不陌生,当年到拉祜山剿匪,如今又来救拉祜人,这些拉祜人都不会忘记,拉祜山也不会忘记!

 

李光华,他时时记着自己的拉祜山,时时记着自己的拉祜乡亲!他做县长的日子,操心的是拉祜人,他后来不做县长了,操心的同样是拉祜人!

在拉祜山,群众说李光华只会工作,只会关心别人,却从来不会关心自己和关心家庭。澜沧县大民族多,从解放以来到现在,都会时不时发生一些民族纠纷,解决这方面的事,李光华不知做了多少,只要有纠纷,他都会及时赶到,有一次,澜沧铅矿的人和拉祜族群众发生矛盾,双方准备动武,县上的有关领导出面做工作,没有作用,在这种时候,李光华又去做说服工作,拉祜族群众见他来说话,也不闹了。双方的矛盾解决了,当时在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持续了几天的紧张气氛终于化解了,李光华用他的威望使拉祜山避免了许多械斗和纠纷,成为拉祜人民爱戴的老县长!

他把拉祜山当成自己的家,而他那真正的家却差不多被他忘记了。家里孩子生病他没有回去看,那年,他的孩子生病,他在乡下,妻子给他打电话,他因工作忙没有回来,后来,这个孩子死了,他回来后,只安慰了妻子几句,又去忙工作了。

多少年来,李光华就是把工作放在首位,几十年如一日地为拉祜山操劳着,从青头小伙变成了白发老人!

 

而他的妻子却默默地跟着他,养育孩子,从来没说过一句怨言,他多年在乡下跑,妻子在家里,再困难,也是支撑着这个不象家的家,李光华说他娶了一个善良的妻子,他是有福了!李光华虽是一个父亲,但孩子们对他很陌生,他整天不在家,孩子们和母亲生活在一起,自然和母亲更亲,有什么事,孩子们只愿意和母亲讲。李光华的儿子扎儿曾跟我说,小时候,他只记得父亲很少回家,有时晚上回来,天亮就走了,父亲常去出差,从来没有买什么东西给他们,以至于我去采访他,让他谈谈对父亲的印象时,扎儿犹豫了一下说:“父亲给我的印象就是整天工作,很少回家。”我说不请这是儿子对父亲的称赞还是责怪,从感情的角度来说,我想二者都有吧,李光华就是这样一个为了工作而忘了家庭的人,而家里的亲人们却时时给他温暖,其实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也感到内疚,他给妻子的毕竟太少太少了!

 

他平易近人没有架子

大公无私又两袖清风

 

我到拉祜山采访,只要说到李光华,人们都会说他是没有一点官架子的人,在一个县城,县长算得上是“大官”了,但李光华从来都没有一点做县长的“官样”,城里的乡下的,谁都知道澜沧县城有个和老百姓一样的县长。

 

李光华平易近人的故事,澜沧的人都能讲许多………

一九六四年,他和当时任县委书记的刘树生去下乡,俩人在山路上走着,一个妇女抱着孩子走过来,让李光华给取了个名字。原来拉祜族有个习惯,孩子爱哭不好领,就到路边杀鸡煮饭,碰到第一个过路人就让此人给孩子取个名字,孩子就不哭不闹了,这个风俗一直沿续到今天。

 

这妇女的孩子爱哭,她一大早就到路边杀鸡煮饭等着第一个过路人,正好碰到李光华,听妇女说了情况,李光华高兴地给孩子取了个名字,后来说起此事,李光华还开玩笑说这回下乡收获很大,还做了一回干爹,其实,孩子的父母还不知道给他们的孩子取名的人,是堂堂的一县之长。

 

有一年,他回西盟探亲,因他是佛祖的后代,在西盟有很高的威望,当他进到寨子时,老百姓都齐刷刷地跪在路边,他急忙扶起跪在前面的老人说:“大家快起来,现在是共产党领导,我和大家都一样,是普通的拉祜人,以后不能再这样了。”李光华在西盟任土司时,因他对老百姓好,老百姓爱戴他,在路上见着他都会下跪,每次他都会把跪下的人扶起来,让他们不要下跪,但老百姓还是不听,老百姓们说李光华是他们的好头人,所以,还是有群众经常用这种方式迎接他。

 

李光华当头人没有架子,后来当县长也没有“官样”,他始终做一名普普通通的拉祜人!唐岱是一位已离休的老干部,他曾给李光华当秘书,当了九年,我去采访他的时候,他说老县长是个实实在在的人,对下属的意见认真听取,虚心和气,每次开会,唐岱给他写稿子,他会把稿子拿着读上几遍,有不懂的字就问唐岱,直到他读懂了,才到会上讲,他说虽然他文化不高,但在会上也不能读错字,唐岱还是李光华的入党介绍人,说起李光华入党还有一段小故事呢。

 

五十年代,他和民族头人一起去北京,见到了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总理对来自边疆的民族头人很关心,询问他们的工作生活情况。那次,周总理记住了这位年青的拉祜头人李光华,李光华也和总理相识了。

 

五三年,李光华当了县长,经常到北京开会,每次去北京,总理看到他,都会和他聊上几句,问问拉祜山的变化,见到总理,李光华都很激动,他会把拉祜山通车了,拉祜山又通电了之类的喜事告诉总理。周总理听到边疆的变化很高兴。

 

有一次,总理问李光华:“光华呀,入党没有呀?”,听到总理这样问,李光华脸红了,他轻轻地说:“还没有呢。”总理笑了:“你是民族上层人物,在当地有影响,应该争取入党啊。”李光华笑着点了点头。

 

从北京回来后,李光华更加努力工作,写了入党申请书,一九五八年,由秘书唐岱和另一位同志介绍,李光华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日理万机的周总理知道李光华入了党,表示很满意,据说对李光华的入党问题,周总理还过问过,总理说要注意培养少数民族干部入党,尤其要注意培养象李光华这样有影响的少数民族干部入党。当李光华知道总理一直在关心着他时,他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入了党,李光华的工作劲头更足了,他随时随地都用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他平易近人在拉祜山人人知晓,他大公无私在拉祜山也出了名!  他的妻子李娜福从结婚的时候起,就一直跟着他吃苦受累,没有享过一天福,可以说也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

 

孩子病了,是她背着去医院,四个孩子都是她一手带大的,做“县官”的丈夫没有给她带来什么荣耀,相反还比别的女人过得更苦。但她什么也不说,也许是拉祜人善良的天性,也许是她对丈夫的一往情深,这位柔弱的拉祜女人,经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始终默默地支撑着这个家,始终和丈夫站在一起!

 

那年,他看到单位里有许多单身汉,衣服破了没人缝补,他和妻子商量买了一台缝纫机,帮这些单身汉缝补衣服,从来没有收过一分钱。

 

五十年代,李光华到民族学院进修,李娜福一个人在家,这时,有人乘机煽动她出去国外,她知道是别有用心的人想陷害丈夫,她没有答应,来人三番五次地来说,她干脆跑到山洞躲了起来,两三个月都不回家,后来,她跟丈夫李光华说起这件事,李光华直夸妻子做得对,把李娜福说得不好意思地笑了。

 

李光华常常到乡下,认识许多拉祜人,拉祜人很爱他,有什么心里话都和他讲,有的会跑到他家找他,他也热情接待,每当这时,李娜福总是忙前忙后,给拉祜人递烟倒酒,给远道而来的拉祜人煮饭吃,有的拉祜人来县城赶集,路远回不去,会跑到李光华家住下,第二天再回去,和李光华工作的同志到他家,常常会看见他家屋里横七竖八地睡满了拉祜人,多少次拉祜人来他家,李娜福从来没有抱怨过,她曾和孩子们说:“人家来找你们的父亲,是人家信得过他,他人好,我们要好好对人家。”孩子们从小和这些山民们接触,他们对人也好,从来没有城里孩子的傲气,父亲当县长,孩子们和他们的母亲一样都是普通的拉祜人,没有讲过条件,没有跟父亲提过什么要求。因为,他们都认得父亲的脾气,家里的事,不能跟他说。

 

妻子从西盟来到澜沧那年还很年轻,虽没有文化,但心灵手巧,凭他当时的威望和权力,给妻子安排一个适合的工作,轻而易举,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但他没有这样做,他说妻子没有文化,应该当家属,别人提出来给妻子安排工作,李光华不答应,要知道,那个时候,条件象他妻子那样的拉祜族妇女参加工作的也不少!

 

几年后,家里又添了孩子,就靠他一个人的工资生活,尽管当时物价不高,但靠他一个人的工资养活一大家人,困难是可想而知的,他的家里没有一件象样的家俱,睡的床、用的桌子都是租用公家的,家庭经济困难,有时入不敷出,李光华的妻子经常去帮助别人做活计,养些鸡猪来补贴家用。一家人的日子紧紧巴巴地过着,但妻子从来没有和他吵闹过,也没有和他说过任何不满的话。

 

看见一县之长的家庭生活这样困难,有的同志看不过去,提出要给他妻子安排工作,又被李光华拒绝了,他的妻子就这样一直当家属,直到去世。

 

孩子们长大了,他也从来不为孩子们操心,他的几个孩子,都是自己找工作,自己去考工,他们的县长父亲从来没有过问过。李光华还有个残疾的儿子,三十多岁还没有工作,一直和父母在一起生活,本来这种情况,他完全可以提出来把儿子安排去福利工厂,政策也是允许的,但他从来没有提过,最后,在他离开澜沧后,有关部门的同志才把那残疾的儿子安排到福利工厂上班,使这个儿子有了一个吃饭的地方。

 

李光华这个当了几十年县长的人,他把拉祜族群众当做自己的亲人,乡亲们有什么事都会跟他说,他也为乡亲们排忧解难,拉祜族群众说老县长是他们的贴心人!

   

 而他对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却关心得太少太少了。

拉祜人说,在拉祜山,最大公无私的人恐怕是李光华了,七十年代,苦聪人要恢复拉祜族的称谓,李光华组织人带着宣传队到金平、个旧、镇源等地认亲。妻子从来没有出过门,这次她跟李光华说想出去看看,李光华破例让妻子同行,这毕竟是拉祜族的大喜事,他也想让妻子去开开眼界。

 

他们每到一地都受到热烈欢迎,接待的同志考虑到他们夫妻年纪大了,给他们分配了单间的住房,李光华不同意,他让妻子和别的女同志住,他却和去的男同志住一起,回来后,妻子的那份费用由他自己出,没有去报销,同去的同志都说这次是为拉祜族的事出去的,都应该报销,李光华却说妻子是跟着他去玩的,没有工作任务,费用不能报销,就这样,妻子仅仅只跟他出过一回门,费用都是自己掏。人们说老县长太认真了,认真得有些过份。妻子却什么也不说,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她太了解他了,他做的事,她人来没有说过一个“不”字。有时孩子们想不通,会说一些对父亲不满的话,她却让孩子们多理解自己的父亲。她曾跟孩子们说:“你们的爸爸操心的事多,他太累太苦了,我们在家的人不能惹他生气。”后来,孩子们还是理解了自己的父亲。

 

一九八七年,李光华调思茅地区政协工委任主任,有人说,这回老县长大概会把儿子搞到思茅工作了,思茅地区的条件毕竟比县上好,当时大儿子也跟他提了这种想法,他的身边应该有个人照应呀,李光华没有同意,他说他调去思茅是组织的决定,他只能服从组织,家里的事情是不能和组织提的。

 

别人调工作都是拉许多东西去,而他调思茅只背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洗脸工具,外加一套简单的行李,连老伴也不带,一个人到思茅上任,真正过起了单身汉的生活。

 

那时,人们经常看见李光华拿着碗到单位的食堂打饭吃,一来二去,食堂里的炊事员都和他很熟。他调到思茅后,很少有回家的时间了,儿子们放心不下,经常利用出差的机会去看看他,有一次,大儿子到昆明出差,路过思茅时顺路进去看他,看到儿子来看他,他很高兴,同样领着儿子去食堂吃饭,儿子看见父亲一个人这样生活,眼泪也止不住流了下来。

“你咋哭了?”父亲问儿子。

“你一个人这样生活,会生病的,让阿妈来和你在一起吧,也好照应一下。”儿子轻轻地说。

“不用了,过几年我退休了,还要回去和她在呢。”李光华笑着说。

大儿子没法,只得含泪走了。他了解父亲,但有的时候,儿子也会觉得父亲不可理解,觉得父亲有些怪,在一般人的眼中,他们是县长的儿子,理应是人人羡慕的“高干子弟”,实际上他们不但没有享受到什么待遇,相反地比一般的孩子多些痛苦和无奈,孩子们知道别人有事可以找父亲李光华,而他们有困难却无处可说,无人可找!这些只有孩子们心中明白,他们知道父亲是县长,是为老百姓办事的县长!

 

儿子们长大了,也懂事了,别人家有了电视机、他们家没有,他们也不跟父亲说,是父亲看着过意不去,才向别人借了些钱,自己再凑点,买回了一台电视机,家里终于有了一样电器,这是一九八八年。

 

大儿子扎儿看着母亲可怜,凑钱给母亲买了一台洗衣机,没有衣柜,儿子又买来木料,请人做了一个小衣柜给母亲,这几件东西,是李光华夫妻俩的“财产”了,而且是儿子送给他们的。

 

一九九一年,李光华的妻子生病住院,这次他回来守护妻子,他觉得自己欠妻子的太多了,他总想做些补偿,但他身不由己,工作太忙了。

病中的妻子看到丈夫来看她,她流下了泪,他安慰妻子说病会好的,要好好的休养,可是劳累了一辈子的妻子永远离他而去了。

 

妻子去了,李光华瘦了一大圈,妻子跟他生活了三十多年,没有享过一天福,就这样无声无息地走了,李光华寒心了!

 

李娜福,这个善良的拉祜女人,为李光华带大了孩子,又默默地走完了自己的一生。儿子们为她选了一块墓地,把她安葬了。那天,李光华站在妻子的坟前,什么也不说,儿子们看见父亲的眼中滚下一串串的泪珠儿,这是他们第一次看见父亲在流泪,他们知道父亲和母亲的感情很深!

这次母亲住院的费用,是大儿子去付的,他知道父亲没有一点积蓄。拉祜族群众听说老县长的妻子去世了,都自发地来看望,有的走了几天的山路赶来,拉祜人说老县长是好人,李娜福也是好人,好人去世,他们不能不来,人来的多了,李光华只能叫孩子们煮了一锅稀饭,招待客人。别人家办丧事,都讲这样和那样的排场,而李光华仅仅只是给乡亲们煮了一锅稀饭就办了妻子的丧事,这件事又在拉祜山传开了。

 

人们常说,干工作要先公后私,而拉祜山的人说李光华连“后私”都没有,他当县长三十四年,没有人说得出他为自己谋过什么私利,而许多的人却说得出他为老百姓办的一桩桩一件件的实事,他是一个真正大公无私又两袖清风的共产党员!

 

身处逆境坦荡豁达

不变的信念是跟党走

一九六六年,一场红色风暴袭卷了中国大地,在一片红海洋中,一个个老革命成了“反革命”,澜沧这个地处边疆又山高皇帝远的地方也未能幸免,李光华理所当然成了“反革命。”一县之长的李光华被造反派批斗、毒打,腰上腿上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晚上睡觉都不会翻身,妻子给他擦药,看着他被打成这个样,妻子心疼地哭了。他却劝妻子不要哭,说一切都会过去的,党会把一切都搞清楚的。

 

过了不久,他的家被封掉了,每月发给他50元的生活费,一家人就靠这50元活命,一年到头能吃上油煮的菜,全家人就高兴得跟过年一样。尽管自己受迫害,李光华一直没有动摇过对党的信念。造反派让他去放牛、种田。每天,他拿着一个小土锅,放些米,到山上放牛,那时,有几位干部因忍受不了非人的折磨,自杀身亡,李光华听到了这个消息,他和一个被打倒的同志说,造反派再怎么批斗他,再怎么打他,他都不会自杀,他要活下去,他相信事情会得到公正的解决。  听说李光华被整,境外的拉祜人悄悄找到他,要接他出去,他是三佛祖的后人,境外的拉祜人也尊敬他。

 

“李头人,你跟我们走吧。”来人诚恳地说。

“我不走,我死也要死在这拉祜山。”李光华坚决地说。

境外的人无奈地走了,后来有人问李光华当时为什么不去境外。李光华说他相信共产党,他要跟党走,哪里也不去。多年后,和他一起被整的一位老同志回忆说,在“文革”期间,那么艰苦的环境中,他从来没有听李光华说过一句怨言,他还劝这位同志要坚持住,要相信党。他始终豁达地面对一切,拉祜族群众悄悄地来看他,给他捎来些黄瓜、野菜等东西,他很感激拉祜乡亲们,在他受磨难的时候,他的拉祜乡亲关心着他,他的亲人们牵挂着他,他被下放去放牛时,孩子们想见他,就在他赶牛经过的地方悄悄地看上一眼。他放牛种田,又不断地挨打批斗。一个个的日日夜夜,他熬过来了。

 

“文革”结束后,李光华出来工作,同样做他的一县之长,也同样跑乡下,那年,搞大包干,他去包一个乡,要开支部会讲党课,他把搞组织工作的李有明找来。让李有明去讲课,说李有明搞组织工作的时间长,讲党课是内行。说起这件事,李有明还记忆忧新,他说老县长为人太实在了,他总是放手让下属去做事,他不懂的事他都直说,不会因顾及面子而说假话。所以,李光华说的话老百姓都信!

 

解放后,澜沧进来了一批批的汉族干部,为了做好少数民族干部的工作,李光华在开会时和平常都经常说要向汉族干部学习,少数民族和汉族是一家人,就象鱼和水一样,民族干部离不开汉族干部,汉族干部也离不开民族干部,他执政以来,外来同志和民族干部之间矛盾很少,很多干部说,他们来民族地方工作不感到陌生,却感到有一种亲切感。

李光华把他的一生都献给了拉祜山,他说拉祜族人民能有今天的幸福,全托共产党的福,是党的领导使拉祜族人民从原始森林中走了出来,他虽然是土司,但他背判了自己的家庭,跟共产党走,为老百姓办事,做人民的公仆!

 

他是党在五十年代初培养起来的第一代民族干部,他对党对人民有着深厚的感情。拉祜山发生着翻天覆地变化,使他更加坚定了对共产党的信念!

 

昔日的“烟瘴”地,今日的边疆宝地,昔日目不识丁的拉祜人,今日有了一个个充满活力的年青干部,大学生……这一切怎不叫他激动,他还清楚地记得,解放前,拉祜山发生疟疾,十室九空,他的父母和哥哥都死于疟疾,他自己也染上了此病,头发都脱落了,后来到民族学院读书才根治。是中央、省、专区先后派来了防疫队,抗疟大队,来到拉祜山,采取预防和治疗措施,才把疟疾这个瘟神赶出了拉祜山。拉祜山的变化和党的领导是分不开的,他曾经说:“我们这个小县也是伟大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我们虽然地处边疆,远离北京,但与伟大祖国始终命运相连。”

 

他做了三十多年的县长,他也有过许多的感慨和无奈。他说拉祜山是有潜力可挖的。他给拉祜山算过一笔帐,拉祜山应进行多方面的开发就是自然资源的开发,智力的开发和思想的开发。自然资源的开发,澜沧地处低纬、高原、地形为山水切割,形成“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的世间少见的立体气候特点,适宜各种热带作物生长,地下黑色和有色金属矿蕴藏丰富,历来称为云南七府矿产之箐华,还有丰富的森林资源,动物资源,这些资源如能充分开发,这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呀!智力开发,是拉祜山的头等大事,以前刻木记事,经济落后,也是没有文化造成的。思想的开发,就是要让拉祜山乡的人民树立远大的理想,按照什么思想来建设家乡,这是至关重要的。这三大开发的设想李光华走到那里都讲,如今,这些开发都已实施,并且已见成效。

 

拉祜山的变化尽管很大,但许多拉祜人的生活还是很贫困,想到这些,他总会感到自责,觉得自己没有尽到责任,没有把工作做好,李光华常常会想起自己工作中的不足之处,内心深感不安!他经常说要不断总结经验教训,才能把工作做好,最根本的一条就是实事求是。 尽管老县长常说自己工作做得不够,但拉祜人说老县长为澜沧人民操碎了心,这是老百姓眼睁睁地看见的,没有老县长,就没有今天的拉祜山!不管到什么时候,拉祜人都不会忘记他们的老县长!

 

李光华说拉祜人的今天是共产党给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今天的拉祜山,拉祜人世世代代要跟党走,是共产党给多灾多难的拉祜人带来了希望!他也常跟拉祜人说这辈子就是相信共产党,为此,他还随口作过一首小诗:

柴无三棵不会着,

马无鞍子不会驮,

拉祜没有共产党,

子子孙孙受剥削。

这首诗是我到澜沧采访时,一位离休的老同志告诉我的,他听见老县长李光华随口说,就记下来了,回忆起老县长,这位老同志还激动不已,他说象李光华这样大公无私,又实实在在的民族干部,太难得了!他是一个一心一意跟党走的人!

 

  死而后已青山埋忠骨

一生光明拉祜山作证

     一九九三年四月,李光华到昆明开会,突然,他感到有些疲劳,肚子隐隐作痛,随行的人让他到医院去看看,他摇摇头,还是坚持把会开完,回到思茅。

 

     当时,全省的政协工作会议将在思茅地区的孟连县召开,决定由李光华主持会议,按他当时的身体情况,他完全可以让其他同志主持会议,自己到医院治疗,但他没有这样做,而是带病赶赴孟连主持会议。

 

当我采访当时和他在一起的司机小方时,小方跟我说,当时李光华去孟连开会时,病已很重了,坐在车上闭着眼睛,用手不停地往前抓,小方问他在抓什么,他说在抓蝴蝶,小方知道老主任是病重了说胡话。尽管病重,到了孟连他还是坚持主持会议。

 

“李主任,你还是到医院去看看吧。”小方担心地说。

“有那么多的工作要做,我哪有时间去医院呢。”李光华说着轻轻地笑了笑。

“那么开会回来,你一定到医院看看。”

“好吧。”

“说好了,开完会去医院。”小方又说了一句。李光华点了点头。

 

四月十三日,李光华在主持开幕式后的二天,病情加重,被送进了澜沧县人民医院,四月十五日,李光华与世长辞。

 

仅仅两天两夜,司机小方一直陪着他,说到这些,小方记忆忧新:“老主任太苦,太累了,他是累死的,如果回到思茅他就去看病,他不会走得这么快,从住院到他去世就两天的时间,我一直守在他的床前,什么话也没有留下………”  为了写这篇文章,我去采访李光华的大儿子李扎儿,他说父亲什么话也没说,什么东西也没有留下,李扎儿还告诉我,他父亲一九八八年跟别人借钱买了一台彩电,到他去世时,钱还没有还清,孩子们又去还了这笔借款。

 

在我的要求下,李扎儿带我到了他父亲的家。走进家里除了一个小柜子和几张桌子外,其他就没有什么家俱了。

“那个小柜子里放着我父亲的东西,我们没有动过。”李扎儿跟我说。

“能让我看看吗?”我问了一句,李扎儿点点头,打开了柜子。

 

柜子里放着几个黑色和宗色的公文包,是开会时发的。李扎儿一个包一个包地翻了起来,从包里拿出了一大堆荣誉证书,有人大代表证、政协委员证。李光华曾任云南省第四、六、七届政协委员,第一、二、三、六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七、八届全国政协委员。李光华生前拥有许多荣誉,但他却从来都没有利用这些荣誉去做过什么,有人说他除了得到荣誉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在一个宗色的公文包里,放着一枚纪念章和一百美元,纪念章镶着黄边,红颜色,上面有一只黄色的和平鸽,是一九五三年李光华到朝鲜慰问志愿军的抗美援朝纪念章,那一百美元是一位台胞回乡探亲时送给他的纪念,扎儿跟我说,他父亲从来没有存过钱,这一百美元一直都放在公文包里,没有动过。这些荣誉证书和纪念章就是李光华留给儿子的“财富”了。李光华走了,他没有留下什么财产,而他却给拉祜人留下了深深的思念!

 

李光华的遗体火化的那天,正值澜沧街子天,来赶集的老百姓从广播里知道老县长去世的消息,大家都自发地赶来为老县长送行,大街两边站满了各族群众,人们眼里含着泪花,看着灵车缓缓驶向殡仪馆………

 

说起老县长,拉祜人都说虽然他人去了,但他的名字永远留在拉祜人的心中。当我去澜沧采访时,大家都主动来找我谈,离休干部谢响知道我来采访老县长的事迹,他自己接受我的采访之后,又把另一个熟悉李光华情况的老同志傅维铭找来,还有老同志张兴华一直跟我谈了几个小时,还有许多熟悉李光华情况的人给我提供素材,使我能顺利地完成这篇文章的写作,从这些经历也让我深深感到了李光华人格的魅力,他用自己正直善良的品格赢得了群众的爱戴,我所采访过的人都跟我说李光华是最值得写的一个人,他是民族干部的典范,是共产党员的楷模!

 

老同志谢响和傅维铭用他们的诗作表达了对李光华的缅怀之情: 

 

缅怀县长李光华谢响

 

清廉执政治沧乡,团结边民卫国疆。

两袖清风人敬仰,一身清正远名扬。

坦诚忠厚广交友,律己从严守纪章。

  鞠躬尽瘁忧民逝,功载千秋万古芳。

 

怀念拉祜好县长李光华傅维铭

 

行得正来望得远,终身供职自能鞭。

废除领主分封制,平乱民安建政权。

克已奉公呈赤胆,爱民勤政固陲边。

情操高尚民公仆,自律清廉不染尘。

 

这两首小诗是两位老同志的心声,他们说不管到什么时候,他们都会记住老县长!

   

    在澜沧还有许许多多的人跟我说起李光华,他们希望我能把李光华写好,我说我会尽力的,所以,我虽不敢说这篇文章我写得如何好,但有一点我敢说,那就是我这篇文章是用心写出来的,尽管我没有见过李光华本人,但在采访中、在我的心中已能勾画出他那高大的形象:他是一位值得我尊敬的长辈,他是一座拉祜山的丰碑!

 

在拉祜山,人们都说李光华是个好人,是个大公无私又实实在在的好人,他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拉祜山。在我写完此文的时候,听说李光华的儿子们已把父亲的骨灰和母亲葬在一起,这两位风雨同舟几十年的老人永远长眠在拉祜山上! 拉祜山上的小树一年年地长高,拉祜山上的小草一年年地发芽,拉祜人的日子一年年地过着,不管时光如何流逝,高高地拉祜山上都会流传着一个好人的故事,纯朴的拉祜人会把这个好人的故事一代代地传下去………

 

拉祜山的儿子李光华,您安息吧!

 

    (注:此文中三佛祖的有关材料由张兴华同志提供,他父亲和李光华家是世交,在采访中得到了老同志唐岱、谢响、傅维铭、李维康等人的支持,同时还得到了许多李光华生前的同事和家人的支持,深表谢意。)

 

               (本文摘自娜朵著<绿满拉祜山>一书)

 


上两条同类新闻:
  • 获金马奖的拉祜族姑娘
  • 张忠德:边地带头人

  • 文字链接:

    澜沧信息网 写作大学网 南方出版网 澜沧芦笙信息网 澜沧政务信息网
    富东政务信息网

    友情链接:
     

    本站访问量: 次。  管理登陆   技术支持:海极网络
       站长:娜朵 副站长:刘劲荣 杨春   站长邮箱:egy_123@163.com
    © 中文版权所有: 拉祜族文化网 Copyright 2006-2008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粤ICP备050060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