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 内 搜 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文章推荐 □
 

获金马奖的拉祜族姑娘
发布时间: 2006-3-10 3:47:07 文章来源: 拉祜族文化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台湾著名影星  石安妮)

 

 拉祜山以神奇美丽而著称,拉祜山的青山绿水养育了一代代的拉祜人,一个个拉祜人也从拉祜山走出来,走向了山外的世界。有的走到了北京,有的走到了台湾,有的走到了美国……在台湾的演艺圈,有一位家喻户晓的女孩,她创造了几个第一,她十岁就做了台湾电视公司的演员,主持儿童节目,是台湾电视史上最年轻的节目主持人,也是台湾中国电视公司最年轻的新闻主播,最年轻的电影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入围者,最年轻的金马奖酒会主持人,她也赢得了影艺界最高荣誉的“最佳童星金马奖”。

 

她取得这么多的成绩,创造了这么多的辉煌,她是一位让人羡慕的女孩,她就是台湾著名艺人石安妮,一个地道的拉祜族姑娘。

 

几年前,我就知道了石安妮的名字,但一直没有联络过,后来,我准备为拉祜族写一本名人传记,石安妮是必然要写的人,一位朋友给了我石安妮在台湾的电话,我打电话到台湾,石安妮的父亲石炳铭先生接的电话,当他听我说明来意后,很高兴,他说石安妮已去美国定居了,他让她打电话和我联系,过了几天,石安妮果真从美国纽约打来长途,我和她在电话里聊了起来。后来,石炳铭先生又从台湾给我寄来了一些有关石安妮的材料,让我对她和她的家人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也为我写此篇文章提供了很好的素材。

 

她的父辈是土司的后代

  高高的拉祜山是父辈的家

 

在云南省的澜沧县有一个竹塘乡,竹塘乡有一个募乃老寨,这是一个拉祜族寨子,寨子里有一户石姓人家,是当地的土司,管理着一方土地,土司名叫石玉清,他继承了父亲石廷子的土司之位,石玉清曾到昆明求学,成了个识文断字的人,一九三四年,中英两国会勘中缅南段未定界,他被勘界委员会聘为代表,对中缅边境的勘定做了很多事。

 

石玉清有五个儿子五个女儿,为了让儿女们看看外面的世界,石玉清把儿子们都送到外地念书,大儿子石炳钧曾到上海复旦大学念书,回到澜沧后,独资兴办了私立募乃小学,是当时澜沧最好的学校,所有的师资都是从昆明和重庆请去的,这所小学可以说从一定程度上带动了澜沧县的教育发展,在当时,澜沧的教育还是一片空白,这所学校的创办无疑是拉祜山的一丝曙光,山里的孩子们有了念书的地方,只可惜时局动荡,这所小学办的时间不长,许多年后,石安妮捐款在父辈曾经办学的地方盖起了学校,而且盖了三所学校,成为一段佳话,乡亲们为表示感谢之情,在学校的操场上立了一块碑,成了山村学校的一道美丽的风景。 

 

石炳铭是石玉清的四儿子,他也曾走了许多天的山路到了省城求学,就读于云南大学文史系,但他只读了一年就失学了,一九四九年,他离开昆明去了缅甸,在滇缅边境呆了四年,一九五三年,随李弥部队去了台湾,到台湾后,他一直在军中工作了三十年。他在台湾的三十年,经历了许多曲折和酸甜苦辣,他一直被列为“龙()()分子”而遭暗中管制,后来虽获得澄清,但他已失去了升迁的机会,他退伍的时候是中校军衔。

 

石炳铭就是石安妮的父亲,老人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我请他也谈谈自己的故事,所以,他写来了一些情况,读过之后,我总有一种感叹,时过境迁,曾经发生过的轰轰烈烈的事,也会被历史淹没了,一个人的经历,也会被历史盖上了灰尘,回忆过去,不同经历的人有不同的看法。

 

石炳铭到了台湾后,和澜沧竹塘乡东主村的黄美兰重新组成了家庭,黄美兰也是和家人一起去台湾的,她和石炳铭都是竹塘乡人,都是拉祜人,他们夫妻有了四个女儿,石安妮是他们的大女儿。

 

在来台湾之前,石炳铭曾结过一次婚,妻子姓陶,是云南景谷县勐主镇陶三先生的次女,可惜婚后不满两年,妻子就病故了,给他留下了一个儿子,现这个儿子已成家立业,在昆明一中任语文老师。

 

说到来台湾的日子,先生有说不完的话,他说他刚到台湾时,街上看不到有几个人是穿皮鞋的,从滇缅边境来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两袖清风,一无所有,一些年轻力壮的人,只有冒着很大的危险,到高山上替本地人伐运竹子,赚取一点微薄的工资,有的要饲养几支鸡或一头猪来改善生活。

 

现在的台湾是寸土寸金了,先生说那时他到台湾,土地毫无价值,你如想建房屋,只要向地主说明一下,就会让你无偿的建屋,条件是你搬走后,把房屋送给地主就行了,“这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呀”先生这样说。

 

一九六八年六月二十日,石安妮出生了,先生和妻子总算有了一个像样的家,安妮从小在温暖的环境中长大,她说她能走到这一步,是父亲母亲对她的影响。当我电话采访她时,她也说她的事都是妈妈帮她张罗的。石安妮的妈妈黄美兰也和我通过电话,在电话中跟石妈妈交谈,我觉得她说话有一种慈祥的感觉,我想她一定是一位慈祥而善良的母亲。石安妮所走过的路,都凝结着母亲的心血…

 

                        十岁的小女孩

                       成了节目主持人

 

      石安妮和家人有着深厚的感情,她的成功和妈妈是分不开的,她出生十个月大时,就会呀呀学语,细心的石妈妈发现女儿呀呀学语时有一种感觉,一种对音乐和艺术的敏感,石妈妈决定好好栽培女儿,当女儿稍稍长大一些,石妈妈排定好各项计划,让石安妮练歌、习舞,学各种各样的乐器,钢琴、吉它、琵琶、笛子等样样乐器都不含糊,几年下来,石安妮成了一个多才多艺的女孩,她又生得一脸秀丽甜美的俏模样,真是人见人爱。十岁那年,台视招收演员,在妈妈的鼓励下,石安妮参加了台视新人试镜,最后从众多的应征者中脱颖而出,成了台湾电视公司的演员,从此步入了演艺圈。

                

                           (十岁做了主持人)

 

 加盟了台湾电视公司,石安妮做了小小电视节目主持人,那年,她刚念小学四年级,在电视上不断“亮相”,石安妮的知名度也高了,认识她的人越来越多,看着女儿越来越忙,石妈妈内心也有些不安,怕女儿忙着做节目而影响学习,安妮理解妈妈的苦心,她向妈妈保证再忙也要完成学业,不会忘记做学生的本份。石妈妈听到女儿的话,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十三岁那年,石安妮在电视连续剧《星星知我心》中演大女儿秀秀,她在连续剧中的出色表演,受到了观众的好评,使她在台湾成了家喻户晓的明星。这部电视剧也在内地多家台视台播出过,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石安妮也收到了许多内地观众的来信,观众都称她为“小妹妹”。而这部电视剧在内地播放时,石安妮已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那是她七年前的作品了。

 

对于女儿的成功,石妈妈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女儿终于成才了,做妈妈的怎能不高兴呢。对于这些,石爸爸倒没有太多的想法,他说女孩家只要身体健康,活得快快乐乐,无忧无虑就行了。也许是石爸爸经历了那段颠沛流离的生活,对他刻骨铭心的缘故,他不想让女儿吃太多的苦。

 

石安妮喜欢唱歌跳舞,她对表演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再难演的角色,她都能挥洒自如,演得生动感人,她演的电影《光阴的故事》是最值得称道的演出,当时,台湾的电影业不景气,都在风雨飘摇中度过的,到了八十年代,年轻的编导开始参与影片的制作,为台湾影坛带来了一股风起云涌的新生力量,而《光阴的故事》就像一记春雷,以小兵立大功的姿态,揭开了台湾新电影的序幕,石安妮适逢其会,生动而自然地演活了影片中那位思春少女的淡淡情愁,得到了观众的好评,她入围金马奖女配角。后来,石安妮又出演电影《魔轮》,获第十八届金马奖最佳童星奖,这一年,她刚十五岁。

 

出了名的石安妮,自然会碰到许多不便,名人在生活中会碰到的事,石安妮也碰到不少,每次出门,她都要戴上墨镜,让妹妹跟随左右。

 

 (十三岁在电视连续剧<星星知我心>中扮演大女儿秀秀)

 

高中毕业后,石安妮考上了政治大学新闻系成了一名大学生。考大学时,她同时报考政大新闻系和艺术学院戏剧系,都达到了录取标准,但她认为,当时台湾戏剧表演的环境,对一个“纯”演员来说并不理想,太多的杂务和琐事,使演员无法发挥潜能全心的投入,因此,她选择了另一项喜好——新闻系,做为终身职志。

 

石安妮把无冕王作为自己的志向,是受父亲的影响,她从父亲那里接触到许多时事资讯,父亲也极力鼓励她从事新闻工作,所以她交出了以政大新闻系为第一志愿的志愿卡,奠定了未来新闻工作的基础

 

     家人是她坚强的后盾

     做学生的她本本分分

 

石安妮在演戏的同时,也不忘自己的学生本分,这和父母对她的教育是分不开的,父母对她倾注了满腔的热情,父母也教会了她怎样做人。

 

石安妮的父亲石炳铭先生,经历了许多坎坎坷坷,他在军中呆了多年后,退伍到一个民间的救济机构工作,他主要负责泰缅地区华人难民的救助工作,同时也主办中南半岛越战百万难民的救济业务,泰缅边境有八十多个华人难民村,人数约六万人,都是非法移民,身份不合法,行动受限制,居住地大半是山区,农业不易发展,这些人的生活十分艰苦,为了生活,他们帮助泰军征剿内乱,许多人由此付出了生命,换来的只是画地为牢式的暂时居留权,这些人的情况经媒体报道后,引起了各方面的重视,先生所在的救济机构派出了工作队,展开长期的救助工作,目的是要使这些难民能自立自足,所以,救助的范围很广,包括农业、交通、水电、医疗、畜牧、手工艺、教育等等方面,先生多次到泰缅边境搞救助工作,他说他的处世原则就是与人为善,热忱相待,不虚伪,实话实说,先生的这种务实的作风,赢得了许多人的尊重。为了救助这些难民同胞,台湾演艺界发起了“送炭到泰北”的活动,先生和女儿石安妮积极参与,安妮主持了一些晚会,这次活动募得捐款一千三百多万元,全部用于救助难民。

 

父亲的言行影响了女儿,安妮在很小的时候,就看到父亲为救助难民而奔走,在她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知道父亲做的事就是解救那些穷苦的人。

 

当她长大后,父亲的为人影响着她,她也会去救助贫困的人,她也本本份份地做人。当她考上政治大学新闻系时,她一直都尽一个学生的本份,但人们的注意力常只集中在她的演艺工作,而不能持平的衡量她在其他方面的表现,而被人称为“明星学生”,作为一个“明星学生”,她在学校交不到同龄的朋友,记得她念中学时,因她演了电视连续剧出了名,在学校她没有朋友,她在校园里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特殊注目,她说当时就像做了一场恶梦,那时候,她也深深明白被人群孤立的滋味,她年纪小,很不能接受这种“对待”,常常使她心里很难过、沮丧,她甚至还想:如果当初不演戏,多好,这样就可以跟同学自然地相处在一块了。

 

也许就是在被人群孤立的环境中学习,使她慢慢学会了化解这种心理压力,所以,石安妮说演戏虽带给她精神负担,但也是因为演戏才使她更能掌握自己,她从不后悔当初自己的选择。

 

石安妮演了十年的戏,真正让她感到骄傲的,不是因她演《魔轮》而得到一座最佳童星金马奖,也不是她的专辑唱片问世,而是她的学生本份一直不离轨,她考上了政大新闻系,父母都为她高兴,当初她去考台视时,就答应过爸妈不会因演戏而荒废学业,成了大学生,她算是给父母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在大学里念书是件快乐的事,石安妮为了更好地念书,推掉了许多片约。在这之前,许多片商曾力图游说她休学,趁此大好时机多接片约,赚更多的片酬,然而,她没有迷失在掌声喝彩及金钱的诱惑,仍是本本份份地视读书为正途,而且以优异的成绩念完高中,考上大学,这对于在星河里闯荡,欲圆星梦的少女而言,是一个好的榜样。认识石安妮的人都说她是个本份的女孩,说实在话,如果她放弃学业,拍片,她完全可以大红大紫,但她没有这样做,而是以读书为乐事,从这些可以看出,石安妮是个清纯而实在的女孩,比起那些为名利不惜牺牲自己的青春的女孩,石安妮无疑是一朵清水芙蓉,让人喜欢的同时,多了一份佩服。我想这和她的父母和她的民族有关,拉祜族历来以善良为本,而且做事本份实在,石安妮的血管里流着拉祜民族的血液,拉祜族的那种品格自然在她身上体现出来。

 

拉祜族是个能歌善舞的民族,拉祜族女孩一般都喜欢唱歌跳舞,那优美的山歌,能把山水都唱醉了,石安妮的母亲黄美兰就是从山青水秀的拉祜山出来的,她能唱歌跳舞,石安妮遗传了母亲的舞蹈天份,在十二岁时,参加台北市民族舞蹈比赛,荣获民俗,古典舞蹈双料冠军,后来,随北一女中乐仪队到南非访问,她还参加国际青年舞蹈比赛,这些经历让同龄人对她刮目相看。

在石安妮念大学时,也有许多制片人找她,她都一一婉拒,她说她不是故意“摆能”,而是学校的功课蛮重的,每星期除了周六和周日外,每天都有课,她拿不出太多的时间去拍戏,不过,她也拍一些“单元剧”,因为“单元剧”不会占用她太多的时间,每个星期一般只要工作一天半的时间,她可以利用周末假日不上课时间去拍戏就行了,不用挪出平日的学习时间,只要不占用学习时间,石安妮还是愿意拍电视剧的,毕竟她是一个热爱艺术的女孩。她也时时想起喜欢她的观众,她也会尽可能挤出一些时间,拍些短剧,报答观众对她的厚爱,观众喜欢她,这是一件让她很开心的事。

 

边念书边主持节目忙上再忙

她成了三台中曝光率最高的人

 

十岁那年,石安妮成了节目主持人,从那个时候起,石安妮和主持这个行当连在一起,到了念大学的时候,电视公司邀请她做主持人,在大学生涯的最后一个暑假,她接受公视的邀请,主持一个儿童节目“小小舞台”,她说她以前不知道还有许多儿童观赏的戏、布袋戏、掌中戏、黑光戏等等,让她大开了眼界。

 

为了配合石安妮的时间,制作单位必须三天两头赶拍她的外景部分,这样,她随时处于紧张状态,但她都认真地去做,她的敬业精神让剧组的人佩服,有一天,剧组要到台北县的一座深山里拍外景,约定六点半出发,六点不到,石安妮就来了。为了主持好“小小舞台”节目,她要在节目中串场,这要根据剧情扮演各种各样的形象,从媒婆到巫婆、老人婆,她都演得维妙维肖,在“快乐森林”一剧中,她扮演一个为两只鸡牵红线的媒婆,她揣摸着红姑的神情,鼓起“三寸不烂之舌”,走起路来也左右摇晃,清纯玉女的形象全都没有了,为此,台湾的报纸称石安妮为了主持“小小舞台”节目牺牲了玉女的形象。石安妮却说为了小观众们能看到喜欢的节目,她愿意做出牺牲,而且这种牺牲值得。这个节目播出后,确实得到了小朋友们的喜爱。

 

另外,石安妮还接受凌峰的邀请出任影片“八千里路云和月”的拍摄,这部片子分两组拍摄,一组由莫斯科、西伯利亚进入东北,另一组深入云南、贵州拍摄,石安妮作为这一组的主持人回到了云南,这部片子播出后同样受到欢迎。

 

一九八九年,中视晨间节目“今晨”请石安妮做主持人,她和男主持人何日生一起被负责设计的造型师,打扮成具有休闲,知识的清新风格的主持人,这种造型设计,有别于石安妮以往的演员形象,接下这个任务,石安妮说是为了考验自己,当时,石安妮从未主持过新闻性节目,但她有过多次大型特别节目的主持经验,加上她在大学里受到新闻知识的专业训练,使她这次主持“今晨”信心十足。

 

“今晨”节目播出后,反映出奇地好,石安妮的形象清新自然,在那些成熟的主持人中无疑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其实,接下“今晨”的主持棒,石安妮的心情是诚惶诚恐的,因为,当时,她正念大四,学校的功课与节目主持及录音的工作将她的时间全部都占满了,一方面她觉得新闻系学生能够学以致用主持节目,是个相当难得的机会,另一方面,她又怕表现不好砸了新闻系的招牌。她说她播新闻就是想试一试自己适不适合新闻工作。

 

在“今晨”节目中,观众看到了一个新的石安妮,俏丽的短发,字正腔圆的播新闻,熟练的与被采访人面谈,她已变成了一个清新亮丽又不失稳重的主持人。那时,她主持的节目正火爆,而她七年前拍摄的《星星知我心》也在重播,她一时间以多种面貌在荧屏上出现,她的运气实在不错,特别是以她尚未出校门的学生身份就能坐上主播台,担任新闻节目主持人,不仅羡煞了各大学新闻系的学生,就是到电视台新闻部工作的记者们都羡慕不已。原来,人们还担心石安妮的“学生主播”形象,可能权威感不够,说服力不足,这些顾虑随着节目的播出慢慢消失了,石安妮成了三台中曝光率最高的人。

 

为了播好“今晨”,石安妮每天很早就起床,由于“今晨”是每天清晨六点半到七点开播,主持人和记者必须五点以前到公司报到。对于主持来说,如何让自己更美丽的上播报台,是件煞费苦心的事,为了让自己在荧屏上看起来神采飞扬,晚上不能喝太多的水,要不然睁着一双“泡泡眼”怎能播新闻?播音的人,声音是很重要的,一般人清晨起来,嗓子都没开,播起新闻来粗哑的声音很难听,所以,播音员们一到办公室就得不断地和人讲话,直到噪子开了为止,有时为了赶播新闻,来不及做发型,只能把前面的发型做一下,镜头看到的部分好看就行了,镜头之外的头发(如后面),再乱,就是翅起来也不管了,说起这些事,石安妮觉得很有趣,在三台工作,每天都工作十几个小时,每天早上五点上班,晚上七点下班,一天到晚忙忙碌碌的,而且石安妮是边念书边主持节目,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她说她活得很充实,再忙也是开心的,“勤为无价之宝”这是她常说的一句话,她就是用自己的勤奋换来了一次又一次的成功。

 

为充电远赴美国深造

大洋彼岸寻到感情归宿

一九八九年,石安妮完成了政大新闻系的学业,她一毕业,就有许多制作人找她演戏,包括电影和电视,而且开出的条件都不错,如果是一般的女孩子,碰到这种机会,自然不会放过,而石安妮经过几番考虑之后,推掉了一切邀约,决定赴美国深造。赴美前,石安妮就进行了一番努力,每周一、三、五辅托福,二、四、六辅GRE,同时还得录制“小小舞台真奇妙”,这个节目作为她赴美念书前的告别作。

 

在台湾新闻界,石安妮可以说站稳了脚跟,如果她在台湾发展,很快也会大红大紫,特别是她在演艺界的高知名度,她在台湾发展自然是天时地利,但她没有像人们所想像的那样在台湾拓展事业,而是选择了一个她陌生的国度美国去闯荡,那里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陌生的,但也是最富有挑战性的,她说去美国念书对她是一大挑战,也许会念得很苦,趁年轻多充实自己总是好的,日后不管做什么工作,至少可多握些筹码。在台湾演艺界,石安妮一直是个本份的女孩,她演的角色一般都是纯情少女。记得有一次,石安妮和宋逸民在台视《我心深处》中演一对情侣,戏中难免有亲热的镜头,那天,导演要求石安妮和宋逸民出游,玩到最后由宋逸民抱着石安妮的画面,当时,两个年轻人好像扭打似的拍完了拥抱的镜头。事后,石安妮羞赧的对导演说:“导演我可从来没有被人抱过呢!”把现场的人都逗乐了。后来,石安妮又在剧中饰演咖啡女郎珊珊,早熟世故,面冷心热,浑身油味,老练极了,石安妮把这个人物演得维妙维肖,工作人员几乎不相信石安妮从来没有被人抱过,急得她四处辨解,表示剧中的表演是看电视、电影学来的。后来熟悉石安妮的人说她是个纯情女孩,这在台湾演艺圈界是难得的,要知道演艺界是个复杂的地方,经常会有各种各样的绯闻,在这样的环境中保持一份清纯与质朴确实不容易。石安妮从十岁开始拍戏,整整拍了十年,在这十年中,她都是本本份份地做人,认认真真地演戏,拥有了自己的一片天空。

 

 (石安妮和宋逸民在<我心深处>中扮演一对情侣)

 

她到美国念书,也是一种必然,在台湾她一直不忘自己的学生本分,那么,大学毕业后,她到了大洋彼岸继续求学,更让人敬佩了。

 

一九九○年,石安妮到了纽约,在长岛纽约大学攻读大众传播硕士学位,晚上,她去学校念书,白天,她还担任纽约《世界电视台》的一个“大家谈”节目的主持工作,另外,替台湾的华航主持一个“旅游新姿”的节目,偶尔并播报新闻。纽约的生活,像石安妮所想的那样,过的很苦,但很充实。

 

在她忙忙碌碌地念书又忙着主持节目时,爱情也悄悄来到她的身边。九二年一月,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认识了一位菲律宾去的菲、中、西班牙混血青年强纳森·蔡,这位青年是一位电脑工程师。他父亲在纽约开设了一间医院,家世很好。当年十月,石安妮就决定嫁给这位混血青年了,她打电话给在台湾的父母,父母也被她的决定吓了一跳,但父母飞到纽约看过对方后,欣然同意了这门婚事,台湾的一些媒体对此事进行越洋专访,问石安妮为什么这么快闪电结婚,石安妮说感觉对了,就决定嫁了。就这样,石安妮在美国纽约披上了婚纱,当时,石安妮二十四岁,强纳森·蔡二十六岁,被认为是“两个大孩子”结婚,连到拉加维加斯度蜜月都被禁止入内呢,第二年,他们回台湾举行了“结婚宴会”,在很多演艺界的朋友和亲友们的祝福声中,他们夫妻幸福地笑了。在电视剧《星星知我心》中饰演“妈妈”的吴静娴也参加了婚宴,她激动地热泪盈眶,她为“大女儿秀秀”祝福,民谣大师王洛宾也作为贵宾参加了婚宴,他创作了一曲“婚礼圆舞曲”送给石安妮,王洛宾还和声乐家吕丽莉上台一起演唱,赢得满堂彩,参加石安妮的婚礼,王洛宾特别高兴,他说他这一辈子最喜欢参加婚礼,让他有飞翔在蓝天上的幸福感觉。还有许多朋友赶来参加婚礼,让石安妮开心极了。现在,石安妮已在纽约定居,她已获得了大众传播硕士学位,并在一家电脑公司任职,后来,因为台湾中视原驻纽约记者沈丽文跳槽CTN,中视主管想到了住在纽约的石安妮,经过联络之后,石安妮欣然接受邀请,出任中视驻纽约记者,她成了一名专业记者,实现了她一直想做“无冕王”的梦想。

 

拉祜山是她的根

  她想着家乡的孩子们

 

石安妮的父母生在拉祜山长在拉祜山,他们对拉祜山的感情很深,石安妮尽管她生在台北,从来没有来过拉祜山,但她的内心深处一直牵挂着拉祜山。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六日,云南澜沧一带发生7.6级强烈地震,石安妮和家人知道这个消息后,积极参与救灾的活动,石安妮主持了在高雄的“赈灾义演晚会”,电视台转播了全部实况,共募得捐款一百五十多万元,全部捐款由高雄市云南同乡会通过红十字会转交云南灾区,石安妮的父亲石炳铭先生也协调国际狮子会将募得的八百多万元(新台币),转给云南红十字会,用于救灾,可以说,为了救灾,石安妮和家人都尽了全力。

 

为了让拉祜山的孩子们有个好的学习环境,石安妮和家人积极筹款办“希望小学”,在澜沧县的竹塘乡老寨小学的操场上立着一块碑,碑文就是感谢石安妮和家人对学校的支持,这所学校就是她们捐款建成的,我到过这所学校采访,教室和学生宿舍都是钢筋水泥的结构,教师的宿舍也是青一色的水泥房,学校周围都种着花草,孩子们在操场上自由自在地打闹着,这样的景象在山区小学是不多见的,石安妮的堂姐石虹女士还在这个学校设立了“石虹奖学金”,她每年捐赠人民币两千元,作为该校工作突出,品学兼优的教师和学生的奖金。这个奖学金已于一九九二年开始发放,在山区学校搞奖学金,无疑会推动山区教育事业的发展,石虹女士为家乡的教育发展也尽了力。石安妮和她的家人及亲戚朋友,时时都想着自己的故乡,虽然她们远在台湾和美国,但她们的血脉和拉祜山是连在一起的,因为她们都是拉祜山的儿女!

            (本文摘自娜朵著<绿满拉祜山>一书)

 


上两条同类新闻:
  • 张忠德:边地带头人
  • 曾云荣:边地茶人

  • 文字链接:

    澜沧信息网 写作大学网 南方出版网 澜沧芦笙信息网 澜沧政务信息网
    富东政务信息网

    友情链接:
     

    本站访问量: 次。  管理登陆   技术支持:海极网络
       站长:娜朵 副站长:刘劲荣 杨春   站长邮箱:egy_123@163.com
    © 中文版权所有: 拉祜族文化网 Copyright 2006-2008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粤ICP备050060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