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 内 搜 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文章推荐 □
 

曾云荣:边地茶人
发布时间: 2006-3-10 3:42:27 文章来源: 拉祜族文化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说到西双版纳,人们头脑里首先想到的就是茫茫的原始森林,和数不清的动物,人们也知道那里是动物王国和植物王国,然而人们也许还不知道,西双版纳还是有名的茶叶王国,这里的茶叶远销国外许多国家和地区,这里有闻名于世的古茶树,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着许多茶人,他们种茶、研究茶,把自己的青春都献给了茶山,西双版纳州勐海县的拉祜族第一代高级农艺师、全国先进工作者、被云南省人民政府授予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业技术人才的曾云荣,就是一位视茶如命的茶人,他被一棵茶树拴了几十年……

 

他生在青翠的拉祜山

没见过茶树却学了茶叶

 

一九四四年,曾云荣生于云南澜沧县新城乡小坝子的一个拉祜族家庭,到了上学的年龄,开明的父母把他送到了学校,一九五二年,他到忙蚌念小学,他学习用功,又尊敬老师,深受老师喜爱,在他小学毕业后,由县上选送到下关农校读书,学茶叶专业,说来很有意思,在这之前,他没有见过真正的茶树,只是见寨子里的老人不时从集市上买回茶叶来做烤茶喝,味道清香。到了农校后,他才开始接触茶叶,一切都要从头学起,不久,他就爱上了茶叶,学会了有关茶叶的一些知识,由于家里困难,在学校,他还到山上砍柴卖,买些日用品,尽管生活困难,但他还是坚持学习,有一天,他感到浑身无力,头昏脑胀,去医院检查,发现是脑膜炎,他住进了医院,三个月后,他才康复。身体刚恢复,他就到临沧地区凤庆茶厂实习,在老师们的指导下,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毕业后,他原来想回澜沧工作,因为,当时选送他们去念书时就说念完书要回去的,他什么也不想,让他去那里他都会服从,就这样,他分到了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农科所工作,这是一九六一年。

 

曾云荣正式搞茶叶工作是几年以后的事,那年月,当地的各族群众连吃饭都成问题,也没有心思去管茶园了,以前的茶园荒了,茶园成了放牛场,茶山被荒草复盖,分不清那是茶树,那是荒草,看到这种景象,曾云荣心痛极了。他想改变这种状况,但是,又谈何容易呢,他来勐海之前,他知道了这里的一些情况,特别是一些有关茶叶的历史,他记得最清楚,茶叶曾是边疆“丝绸之路”上流通的大宗商品,西双版纳种茶产茶的历史悠久,唐代樊绰(八六四年)所撰的《鸾书》记载:“云南管内物产,茶出银生城界诸山。散收。无采造法。蒙舍蛮以椒,姜、桂和烹而饮之。”

 

清代倪蜕撰《滇云历年志》(一七三七年)记载:“雍正七年己酉。总督鄂尔泰奏设总茶店于思茅。以通判司其事。六大山产茶。向系商民在彼地坐放收发。各贩于普洱。上纳税转行。由来久矣。至是以商民盘剥生事。议设总茶店以笼其利权,于是通朱诱上议。将新旧商民悉行驱逐。逗留复入者俱枷责押回。其茶令茶户尽个尽数运至总店。领给价值。私相买卖者罪之。稽查严密。民甚难堪。又商贩先价后茶。通融得济。官民交易,缓急不通。且茶山之于思茅。自数十里至千余里不止。近者且有交守候之苦,人役使费繁多。轻戥重秤。又所难免,然则百斤之价,得半而止矣。若夫远户。经同往来。小货零星无几。加以如前弊孔。能不空手而归。小民生生之计。只有此茶。不以为资。又以为累。何况文官责之以贡茶。武官挟之以生息。则截其根。赭其山。是亦事之出于莫可如何者也。” 

 

 清代赵学敏撰《本草纲目拾遗》(一七六五年),记载:“普洱茶,出云南普洱府。成团。有大中小三等。云南志,普洱山在车里军民宣抚司北。其上产茶。性温味香。名普洱茶。南诏备考。普洱茶产攸乐,革登、倚邦、莽枝、蛮专、慢撒六大茶山。而以倚邦蛮专者味较胜。味苦性刻。解油腻牛羊毒。虚人禁用。苦涩。逐痰下气。刮肠通泄。”

 

从以上的记载可以看出,西双版纳的茶叶有名由来已久,史料中所说的六大茶山,正是西双版纳及思茅一带最有名的茶叶产地,据老辈人讲,六大茶山有多种说法,有的说在澜沧江内,有的说江内江外都有,有的说江内江外各有六大茶山。据清光绪年间绘制的《思茅厅界图》来看,六大茶山都是在江内,也就是澜沧江东岸,除攸乐山属现今的景洪县外,其余五处均在现今的勐腊县境内。

 

 对于六大茶山的情况和历史,曾云荣也做过调查了解:慢撒茶山位于老挝边境,包括版纳易武的慢撒、慢黑、慢乃和慢腊四个乡。易武茶山包括版纳易武的易田、易武和曼路三个乡。蛮专茶山包括依邦区五乡(曼林)和六乡(曼砖)。倚邦茶山包括倚邦区的一、二两个乡。革登茶山包括倚邦的三乡和四乡。攸乐茶山,攸乐山以聚居攸乐族(即基诺人)而得名。这六大茶山在以前兴旺时,名传内地及海外,那时有许多家有名的茶庄,专营茶叶的销售,从中赚了许多钱,直到今天,在昔日的六大茶山还保存着一些古迹大茶树,从那历经苍桑的古迹,和历经几百年风雨的大茶树,总会让人感到百感交集,感叹时代的变迁。

 

想想六大茶山昔日辉煌,再看看眼前不成样子的茶园,曾云荣又怎么不伤心呢?想到这些,他就更加发奋学习,别人不搞研究,他同样搞,每天,他总是到那被荒草复盖的茶山转来转去,人们有些奇怪,他跑到茶山去干什么?其实他心里牵挂着茶树,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曾云荣这位原来没有见过茶树的年轻人,成了地道的茶人。

 

他开始喜欢茶树了,但当时的环境下他不可能进行正规的研究,他只能断断续续地研究茶叶。也许是他的努力感动了上苍,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从此和茶树“结缘”。

                          

                                            

                          为茶叶他走出国门

在非洲留下他的足迹

 

一九六六年,周恩来总理访问非洲六国,谈到帮助马里和西非发展茶叶问题,同年,中国农垦部派出专家组赴马里共和国帮助建设茶场,曾云荣有幸参加专家组派往马里。

 

听到这个消息,他高兴极了,毕竟那时他还没有去过太多的地方,更没有出过国门。就这样,他这位可以说没有出过远门的男人,登上了远航的班机,飞机沿着撒哈拉沙漠的边缘飞行,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沙漠,他好奇地往外看,整整六个小时,飞机才飞越这个大沙漠,经过十九个小时的飞行,曾云荣和专家组到达法国的巴黎,在巴黎休息了一个星期,由巴黎又经六个多小时的飞行,他们一行到达马里共和国首都巴马科。

 

在上飞机前,由曾云荣带队,大使馆的工作人员,给他们每人发了一英镑的零用钱,到了巴马科后,他们又转到了马里的第三大城市锡卡索。在这个城市有一个法拉果茶场。中国专家就是来帮助建这个茶场。

 

在曾云荣去之前,已有两位中国专家在那里搞茶叶育苗和定植工作,因两专家意见分歧,一个说育苗要搭高棚,一个说育苗要搭低棚,结果,育出的茶苗成活率低,后来,曾云荣通过实践发现,育茶苗高棚和低棚对茶苗的生长都不利,高棚阳光进不来,不利于光和作用,低棚,土壤湿度太大,不利于苗成活,只有搭建高低适中的棚子,才有利于茶苗成长,成活率也高,当年,曾云荣用这种方法育出茶苗,定植了十七公顷,长势良好。

 

第二年,领导上又把定植七十公顷面积,需茶苗三百万株的任务交给他,他又埋头在茶园里工作了。刚来马里时,他不适应那里的气候和地理环境,语言不通,翻译只跟了他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他只能独立工作了。他经常到茶园查看,原来,育苗时浇水,水会把肥料冲掉,曾云荣采用了挖沟的办法,增加施肥和浇水的次数,这样育出的苗健壮。

 

在国内,他主要是搞种子育苗,到了马里后,他采用无性繁植的办法,这种办法也是中马双方协商定的,因为,他们不能从国内带茶种去,在马里原来也有些茶园,几年前从中国引进福建鸠抗种和浙江坦洋菜种,已在马里试种成功,曾云荣和同事一起采用枝条繁植,剪下头年的健壮茶树枝条,约两寸左右,育苗,效果很好,选择红壤性沙壤土定植,茶苗长势喜人,当年就载了五百多万株,当时,当地配给他一个黑人技术人员,语言不通,他就边示范边打手势,用“哑语”教,慢慢地他也学会了简单的当地语言帮巴拉语,在马里,他管理着茶园和七十多名马里工人,做得不好的,他亲自去做,茶场里有一个年轻的工人,是个哑巴,他就手把手地教,不久,哑巴工人也学会了种茶的技术,说起这件事,曾云荣风趣地说,他教哑巴都不用说话,他和哑巴有“共同语言”,由于他工作出色,不久,就任专家组栽培组的副组长,他的工作也得到了马里政府和我国驻马使馆的赞扬,马里总统还到茶场视察工作,对他的工作也给予了肯定,还表扬了他。

 

七一年,非洲大旱,流经马里共和国的东法拉果河和西法拉果河水流量太小,给茶园的灌溉带来的困难,曾云荣提出顺河栏坝的办法,他亲自带领工人施工,用木头堵,解决了茶园的灌溉问题。然而,他却病倒了,低烧头昏,浑身无力,吃不下饭,原来是河水中有寄生虫,他染上了嗜酸细胞增多症,经过治疗才有了好转。

 

出国前,他刚和妻子结婚三个月,他多想和妻子多呆些日子啊,但工作需要,他还是离开了亲婚的妻子,来到大西洋彼岸,那时,他最盼的东西就是国内的来信,信使一个月来送一次信,到马里六个月后,他收到了儿子的照片,他高兴地笑了,想不到离开祖国六个月他就做了父亲,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做了父亲,他要更加努力的工作,来报答妻子对他的支持。

 

在非洲,他自己种菜,来改善生活,种出来的菜吃不完,他送给那些非洲的朋友们,那此非洲朋友们吃着他种的新鲜蔬菜,直夸他能干。为了适应生活环境,他还学会了理发,学裁缝,学放电影,他还经常给当地人理发,缝衣服,当时,他留着小平头,当地人称他是“平头师傅”,在和当地人的交往当中,他学会了当地的语言,和当地人成了朋友。

 

本来,曾云荣出国工作时间是两年,后来,因他的工作没有人接替,他又坚持下来了,直到七二年,他才回到阔别几年的故乡。

可以说,在非洲的几年,磨炼了曾云荣,他的茶叶栽培技术也大有长进,这一段经历成了他的一个美好的回忆,多年后,谈起这些往事曾云荣还激动不已。 

 

在马里共和国,他交了许多黑人朋友,法拉果茶场的场长马肚巴和曾云荣是好朋友,一九八二年,曾云荣到杭州召开丰产茶园栽培会议,正逢马里政府代表团访问杭州,马肚巴作为代表团成员也来到了杭州,本来他定好了去北京的机票,当马肚巴知道曾云荣也在杭州时,这位场长退掉了机票,推迟了一天去北京,在杭州宾馆,这两位分别多年的老朋友相见了,他们激动地拥抱在一起,久久不愿分开。从马肚巴的口中,曾云荣知道了法拉果茶场变化很大,马肚巴说欢迎曾云荣再到马里看看,看到马里的老朋友,曾云荣也很高兴,他真希望能到马里看看,去看看那些他亲手种下的茶树,如今,肯定是碧绿的茶园了。其实,他时时都会想起那遥远的国度,和那遥远国度里生活着的黑人朋友们。

 

   回到祖国他重操旧业

西双版纳是他的天地

 

七二年,曾云荣回到了勐海,任县多种经营办公室主任,主要负责茶树栽培和茶叶初制加工的技术指导工作,那年,他到景真蹲点,景真是一个傣族聚居的地方,这里山青水秀,风景如画,这里还有一个古老的传说,传说景真和勐遮(勐海的一个地方)被一对乌龟占着,勐遮由公乌龟占着,景真被母乌龟占领,芒洪(另一地名)被一个蛇精占着,蛇精兴风作浪,百姓不得安宁。天神派仙女下凡,镇压妖怪。妖怪被镇住了,百姓过上了平安的生活。人们为了纪念这位为民除害的仙女,在景真盖了八角亭,后来八角亭成了景真的中心缅寺,也是西双版纳有名的风景点。

 

曾云荣刚到景真时,当时有许多老式茶园,茶叶产量很低,老式茶园一般都是刀耕水种,粗放管理,广种薄收的原始方法,随着时间的推移,再加上人们过度采摘,茶树衰老了,有的死去了。这些茶园一般亩产只有二三十斤,品质又不好,有的茶园变成了荒山,变成了放牛场。看到成群的黄牛在荒废的茶山吃草,曾云荣的心里难过极了,好端端的茶山,变得面目全非,曾云荣决心让这些荒山重新披上绿装。曾云荣就是带着一颗雄心和简单行李来到景真的。

 

“要保住普洱茶,要让它继续造福于人民,要走科学种茶,科学管理的路子。”曾云荣站出来说。他对茶叶那么痴迷,那么执着,他不能让老祖宗留下的宝贝丢掉,他要为子孙后代造福。

 

当时的景真是个美丽而肥沃的坝子,但因生产技术落后,这里可以说是一块无人问津的处女地,曾云荣来景真开发茶叶种植,群众却不了解,都一个个摇头,群众不了解,他没有灰心,耐心地做群众的思想工作,他自己住进了寨子。他到群众家中做工作,一家又一家,他的精神感动了当地人,终于答应给他一块茶园作示范茶园,在这块五百二十一亩的茶园上,他再次开始了自己的事业,他把传统的梯台改为种植沟,充分利用肥水和表土肥料,传统种植茶树,一亩一般种一千六百株,他改为种三千三百株至五千四百株,结果,通过他改造的老式茶园,获得了丰收。群众信服了。

 

在景真,曾云荣建立了全县第一个属社队企业的茶山——勐遮乡景真茶山,就是他的示范茶园,五百二十一亩的老式茶园,在他的改造下,“荒山”变成了“宝山”,在这块茶园里,他为全县培训了五十六个茶叶辅导员和大批农民技术员,并帮助建立和发展了六个乡镇级茶山,七十四个村级茶山,指导种植了三万多亩新型茶园。群众讲的是实惠,看着眼前的一切,群众理解了他,感激他,同时也支持他,景真的茶园发展到了二千二百亩,昔日野草丛生的荒地,变成了“聚宝盆”,昔日人均集体积累一角柒分钱,如今每年人均收入一千二百元,单茶叶一项就有二百七十七元,景真由原来的贫困典型变成了富裕的典型,景真出了名,这里的经验向全县推广,为了茶山,他一年到头吃住在茶山,没有假期,没有休息日,他用自己辛勤的汗水换来了事业的成功,也换来了老百姓的富裕生活,曾经不理解他的傣族群众,后来都爱戴他,还开玩笑说他是当地的“新土司”呢。

 

一九七八年,曾云荣又到勐阿公社南朗河茶园进行茶树丰产栽培试验,那时,南朗河有许多低产茶园,他去搞了三个试验点,采取重修剪,台刈。开始的时候,重修剪没有成功,但台刈是成功的,原来亩产六十多斤的茶园,上升到亩产五百多斤。

 

西双版纳是大叶茶的故乡,从全国的情况来看,亩产一般不到五百斤,然而,在这块茶叶的故乡,大茶叶的种植曾经兴旺过,勐海县是大叶种茶原产地的中心地带,这里种茶的历史悠久,根据史书记载,唐朝时已普遍饮用,明朝时茶叶已成为商品,有了专门的制作方法。到了解放前夕,勐海的山岗上都是茶树,县内有茶庄三十多家,可谓茶树满山,商号林立。在长期种茶的摸索中,群众发现樟脑树和茶树种在一起,茶叶的味道特别好,这种套种法是群众的一大“发明”,而且,这种方法一直沿用到今天。直到现在,只要到西双版纳去,经常会看到茶园中种着一排排的樟脑树。它们“和睦”相处,构成茶园的一道独特的景观。  

 

后来,多种经营办公室撤消了,曾云荣这位主任职位也没有了,有人建议他去搞茶场,他和另一个同伴一起来到了景吭茶山,准备搞丰产茶园,他把茶叶辅导员找来,挖了两个洞,支起锅,当做煮饭的地方,他和同事住进了破旧的房子,两年的时间,他没有离开过茶山,用传统的樟脑和茶树套种的办法对茶园进行改造。茶园需要肥料,他到处找,正巧农资公司有一些肥料正愁没地方放,正要请人把这些肥料弄走,听到这个消息,曾云荣高兴极了,他带着同事去挖肥料,别人还给他付钱(一车六元钱),真是一举两得,为了改造茶园,他东找西找地要钱,不久,这块茶园又被他改造完成了。使原来近于荒芜的茶山焕发了生机,一百六十四亩茶园,单产由九斤提高到一百七十四斤。他的这些改造,使勐海县茶叶生产上了一个新台阶。

 

在搞茶叶研究的同时,他还创办了茶叶学校,盖了教室,培训茶叶技术人员,为当地输送了大批茶叶的技术人才。八二年,曾云荣被指定为出席全国茶园丰产栽培会议的代表,在会上,他交流了经验,后来他的成果被评为州科技进步三等奖。

 

从八二年到八五年,他在景乡开展建立“勐海县茶叶技术推广站的工作,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最后建成二百零四亩高产茶园,亩产达三百多斤。同时筹建了一千多平方米的职工宿舍和制茶车间,成了培训全县茶叶技术人才的中心。由于他工作出色,一九八七年又被州人民政府评为科技进步三等奖。

 

八五年,曾云荣任县茶叶协会理事长,这时,原技术辅导站站长调走了,他又去当老师,搞技术人员的培训,同时,他从学会的名义给州政府提建议,普查版纳州的茶叶情况,他的建议得到了上级的同意,用两年的时间,边教书边普查,终于普查清楚整个西双版纳州的茶叶分布情况,取得了珍贵的第一手资料,也为他的研究工作再上一个台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八七年,勐海县被中央列为茶叶出口基地县,给了一百二十万元的经费,准备改造一万亩茶园,管经济的副县长找到曾云荣,让他来干这件事,他知道当时没人敢干这件事,毕竟大家心里没有底,领导找到他,他只能去做了,对于工作,他只会去做而不会讲条件,结果,他又阴差阳错地再次任县茶叶办公室主任,提出了“一个人设计,多人施工”的办法,出事由他负责,他的这番话,人们不敢不信,因为,许多次他说话都算数,他改造茶园,改造一个成功一个,但这次改造茶园,人们还是有顾虑。群众有想法,他能理解,因为他每做一件事都会被人不理解,等他把事情做好了,大家也就理解了,所以,每一次碰到别人不理解他时,他却先理解自己再理解别人,他说他做事别人不理解是正常的。因为,人们都喜欢看好的结果,而不愿意看到失败,但做事不可能次次都成功,失败是难免的,每一次接受任务,曾云荣都是冒了很大的风险做的,成功了他自然高兴,失败了,他也不怕。他就是凭着这样的干劲,取得了一般人无法得到的成绩和一串让人羡慕的荣誉。

 

改造一万亩的茶园,单产要达到一百斤,这是上级定的标准,没有人敢冒这个险,但曾云荣还是上阵了,他大刀阔斧地改造茶园,把那些老茶树从根部砍掉,只留一截茶树,群众见他砍茶树,都急了,跑到茶山阻止他,他说茶树这样砍了,来年的茶叶才丰收,群众不相信,说茶树都砍了只剩一小截,还会发茶叶?有的还放出话来,说曾云荣把老祖宗留下的茶树都“杀头”了,要把他的胸划开看,要看他的心是红的还是黑的。听到这些闲话,曾云荣笑了,他什么也不说,他要用事实来证明。第二年,被他“杀头”的茶树发出了嫩芽,原来只亩产四十斤茶叶的茶园,一下子上升到亩产九十多斤,群众又再次被他折服了,到处都在传颂着曾云荣“杀”茶树,“杀”出丰产茶园的故事。只一个冬春,他完成了改造一万亩茶园的任务,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在勐海,曾云荣可以说是经常创造奇迹的人,他的故事在茶山上流传着,只要到勐海采访,说到茶叶,人们都会说起曾云荣,说他和茶叶的故事。在曾云荣的带动下,勐海县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低产茶园改造。到一九九四年底,完成四万多亩茶园的改造,全县的茶叶产量由改造前的四万四千六百多担,增加到一九九四年的八万多担。

 

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曾云荣还建立了一百亩的丰产栽培试验示范基地——勐海县茶叶技术辅导站,培训了农民技术员一百三十人。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曾云荣还与勐海县职业中学联办了三年制茶叶职业高中班,并亲自担任班主任,讲授技术课程,为全县培训了九十五名技术员,三十八名辅导员。

 

为了解决勐海茶叶品种混杂,品质低下,产茶量偏低的问题,建立了勐海县茶树良种繁育场,引进了十二个省级和国家级的茶树良种,定植了二百五十三亩。母本园和示范园,繁育了三百万株扦插苗,全县推广六百七十四亩茶树良种茶园,为勐海县推广茶树良种奠定了基础条件。

 

经过多年的实践和摸索,曾云荣已掌握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对茶叶的生长情况,他了如指掌,他成了一名真正的茶叶专家,他撰写的论文在有关刊物上发表,引起了学术界的重视,特别是他撰写的“建立南糯山万亩茶场的初步设想”论文发表在《云南茶叶》专辑上,反响很大,目前南糯山地区已发展新式茶园八千七百多亩,加上古老茶园五千余亩,这个设想已经实现了。

 

曾云荣在茶叶研究这个领域耕耘了很久,也有许多酸甜苦辣,特别有意思的是他的那个茶叶办公室主任断断续续上上下下任了好几次。八九年,茶叶局撤消,曾云荣的茶叶办公室又没有了,他又和往常那样,卷起行李去了茶园。只要茶园在,他就有天地,到了茶园,他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家,看到茶树,他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那样亲。在茶园埋头干了一年,九○年,曾云荣又被招回任茶办主任,说起这个“官职”,他就觉得好笑,茶叶办公室撤消又建立,建立又撤销,他这个茶办主任上了又下,下了又上,对于这些,他已经习惯了,茶办建立,他是主任,茶办撤销,他同样回到茶园,其实,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离开过茶园,他已把自己的生命溶到茶园中去了。

 

不管职位是否变化,不管处境如何改变,他始终不变的就是一颗爱茶叶的“痴心”,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九二年,曾云荣被评为高级职称,九三年被评为西双版纳州劳动模范,九四年被评为省劳模,九五年获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

 

勐海县境内有许多古茶园,还有许多古茶树,这些古茶树是一个个活化石,为研究茶叶的起源提供了实实在在的依据,是无价之宝,在勐海的南糯山有一棵古茶树,被称为“茶树王”,这棵古老的茶树王,经历了几百年的苍桑,依然枝繁叶茂,许多人都慕名前来,一睹“茶树王”的风采,慢慢地,由于管理不善,“茶树王”枯萎了,为了抢救这棵具有重大科学技术、经济、文化价值的“茶树王”,曾云荣作为州人民政府“茶树王”保护委员会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组织全省专家论证抢救,实施专家抢救方案,半年的时间,完成了第一期保护计划,使“茶树王”恢复了生机,转危为安,经省里专家验收合格。但后来,这棵“茶树王”也许是太老了,它还是静静地死去了。看到“茶树王”死了,曾云荣的心里难过极了,他又组织人保护好“茶树王”的树干,在原址上盖了一间房子,把“茶树王”保护起来。

 

九三年,曾云荣作为全西双版纳州第一届茶王节筹委会办公室主任,成功地筹办了九三年四月在允景洪举办的茶王节。在版纳,人们说曾云荣是个硕果累累的人,他该满足了,但是,曾云荣这位直率的拉祜族汉子说荣誉是带着花香的一阵风,只能说明过去,而不能说明将来,过去的历史靠实践来书写,将来的命运要靠探索和创新来把握。曾云荣确实是一位把名誉看得很淡的人。

 

从一九九一年开始,曾云荣又开始实施“一○一”工程,也就是到二○○○年,实现改造低产茶十万亩,单产一百斤,经过几年的努力,已见成效,他说到二○○○年完成这个工程是没有问题的。

 

九三年,茶叶市场发生世界性的萧条,当时,一斤茶叶还抵不上一瓶矿泉水,看到这种情况,曾云荣心里也不能平静,他想到了很多很多,因为他一辈子都交给了茶树,他的一生也只有一棵茶树了。那些日子,他不知自己要怎么说了,以至于他去参加县党代会的时候,唱歌发言:“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曾云荣的茶叶就要完蛋了。”这句歌词是他学着电影《铁道游击队》的插曲唱的,他的歌把在场开会的人都唱难过了。唱过歌之后,他又一头扎进茶园里去了。市场不景气,他却大力发展茶叶种植,因为他知道,这种情形不会太久,果然,不长的时间,茶叶市场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曾云荣说茶叶市场不景气时,也正是他发展茶叶的时期,这也许是他的一种“战略”。

 

一九九二的,受缅甸政府的请求,曾云荣又到“金三角”边缘缅甸的色勒地区进行茶叶栽培,他首先对色勒地区进行了实地勘查,并进行场地规划。为摸清色勒地区的土壤、气候等特点,分四个不同地带种植了一百二十四亩茶树,成活率达90%以上,现已投产。在缅甸边境种茶树,是想用种植茶叶将逐步取代罂粟的生产,这一带是有名的“毒都”,“金三角”的毒品世界闻名,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受毒品的危害,消灭毒品是世界各国共同的呼声,人们在要求禁毒的同时也发现,在毒品的出产地“金三角”,除了长罂粟棵外,不长其他的植物,当地的老百姓靠种罂粟为生,要在当地禁止种罂粟,必须有一种替代植物,这样才能解决当地人的生活来源。

 

在这块种植罂粟的土地上,种植茶叶,是一个大胆的设想,在缅甸种植茶叶成功,为当地以“茶代粟”成为可能,联合国国际禁毒署专员,多次带禁毒考察团来考察,对他的这一行动给予了极高的赞誉。称赞说:“这是以经济作物代替毒品种植的有益尝试”。缅甸同盟军官员说,有中国技术人员帮助,增强了他们以种茶取代罂粟的信心。他们将继续争取联合国禁毒署的援助,以便扩大茶园种植面积并开办茶叶加工厂。

 

“以茶代粟”的成功,无疑是曾云荣做的又一件功德无量的事,人们说他到哪里,就会把富裕的种子撒到哪里。曾云荣说他这一辈子就是为了一棵茶树,而他自己不正是一棵扎根在边疆大地上的茶树吗?

 

       (本文摘自娜朵著<绿满拉祜山>一书)

 


上两条同类新闻:
  • 罗正和:英雄之路
  • 张老五:小三弦之王

  • 文字链接:

    澜沧信息网 写作大学网 南方出版网 澜沧芦笙信息网 澜沧政务信息网
    富东政务信息网

    友情链接:
     

    本站访问量: 次。  管理登陆   技术支持:海极网络
       站长:娜朵 副站长:刘劲荣 杨春   站长邮箱:egy_123@163.com
    © 中文版权所有: 拉祜族文化网 Copyright 2006-2008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粤ICP备050060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