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 内 搜 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文章推荐 □
 

罗正和:英雄之路
发布时间: 2006-3-10 3:40:12 文章来源: 拉祜族文化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英雄”是一个让人敬佩的名字,一个人能在一生中成为英雄,那是一件很自豪的事,生命的历程就会更加灿烂和辉煌,然而,许多英雄都是用生命做为代价成为英雄的,那么,活着的英雄自然是很少的,这些活着的英雄就成了人们学习的楷模,拉祜人民的优秀儿子罗正和就是一位活着的英雄,在自卫还击战中,他战斗勇敢,荣记一等功,并获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的荣誉称号,他的故事曾在拉祜山传颂,我通过采访,把他的故事记了下来。 

                            

                          他是山的儿子

他爱着拉祜山

 

 

澜沧县东河乡南代村广四寨是一个拉祜族聚居的山村,这个山村有一个平常的拉祜族人家,男人是卡些(拉祜族的头人中的一种称呼),女人生得小巧灵珑,那年,女人生下一个儿子,不久,女人生病死了,因儿子还小,男人又再娶了一个女人为妻,第二个女人又生了一个儿子,本想一家人能好好过日子,谁知过了几年,男人也去世了,女人带着两个儿子,没法生活,只能再嫁一个男人,这男人却不争气,整天吸大烟,生活更加困难,兄弟俩只能分别到两家土司家帮工,在不知不觉中,兄弟两人慢慢长大了,哥哥认识了一位有钱人家的女儿,这家人是汉族,两青年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相爱了,女方家里知道女儿找了一个家贫如洗的拉祜族小伙子,坚决不答应这门婚事,小伙子名叫罗刘八,当他知道女方家不同意婚事时,他也急了,他一定要娶到心爱的姑娘,他约了几个要好的伙伴,躲在山村人去赶集的路上,姑娘去赶集,几个小伙子一涌而上,抬着姑娘就走。罗刘八把姑娘抢回了家,姑娘和他成了亲。姑娘的父母听说女儿被抢走了,领着家里人到罗刘八家大闹一场,还用长刀砍坏了门坎,但看到姑娘已成了别人的婆娘,姑娘的父母也没有办法,大闹之后,只能回家了。罗刘八和心爱的姑娘在一起生活了。罗刘八就是罗正和的父亲,那被抢来的姑娘就是罗正和的母亲,多少年后,罗正和跟我说起父母的这段有趣的经历时,我笑了,他也笑了。

 

一九五六年,罗正和出生了,他是父母的第二个儿子,到了念书的年龄,他没有去念书,而是到山上放牛,直到八岁,他和另一个同伴才到乡上读书,念完小学他又到区上念初中,从区上到家里要走五、六个小时的山路,每个星期,他都要回家带回一些腌菜,当菜吃,每次回家,他都会边走边看着那满山遍野的芭蕉树,那芭蕉树在山里特别能长,一场山雨过后,芭蕉树会长出许多小苗,不久的日子,小苗就长高长大了,不久,又会开出一朵红艳艳的花,从花中又会生出许多芭蕉果,芭蕉果成熟的时候,绿色的芭蕉果变成了黄色,这时,就可以砍下成熟的芭蕉果吃了,山里人常把芭蕉果当水果吃,小时候,罗正和常吃芭蕉果,到他念了初中,也时常从路上摘一些芭蕉果带到学校吃,他说这是那时候他吃的唯一水果。

 

过了三年,他初中毕业了,这年他已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老师动员他继续念高中,他没有去,而是回到家乡当了一名民办教师,教了两个学期的书,正好部队来招兵,他报名了,家里人知道他报名当兵,没有过多阻拦,因为家里人看他身体不好(那时他很瘦),以为他不能当兵,结果他真当兵去了,家里人后悔了,早知这样,不该让他去报名,但后悔归后悔,当看他穿上军装,家里人还是高高兴兴送他到车站,鼓励他好好干,他带着对家乡的眷恋走向了向往已久的军营。

                         

                         他成了一名真正的军人

走上了充满硝烟的战场

 

 

 罗正和来到了军营,要从一个山里的小伙子变成一个合格的军人,这其中需要经历一个过程,也要流许多汗水,刚到部队时,他想学技术,但他分到步兵连,分到那里,他都一样认真做事,认真训练,不久就取得了好成绩。

 

第三年,叔叔写信来说让他回家,可以给他安排一个工作,那年,他如果提出来,他完全可以回家找个工作,但他舍不得离开部队,他还是留下来了,多年的部队生活,使他学会了许多,在部队,他学会了写信,他记得第一封信是班长教他写的,到部队的第一年,他很少出门,一年中就进城两次,一次是照相,一次是去取照片。那次,他把自己穿军装的照片寄回了山寨。他身上有一种不服输的性格,新兵时他跟老兵比赛射击,他赢了,他训练刻苦,投弹能投五十米,连长让他去当通讯员,他没去,而去种菜,他的此举让许多人想不通。他却淡淡地说:“我文化低,做其他的不合适,种菜嘛,我很熟悉。”就这样,他种出的菜又大又好,深受战友的欢迎。

 

经过锻炼,他身体出奇地好,壮得象头小牛,一次能吃五六个馒头,小蛋糕能吃三四十个,饭量也大得惊人,高兴起来,他一次能喝七八碗酒,有趣的是他能喝酒却不会抽烟,后来,连酒也喝得少了,他说少喝酒对身体有好处。那时的他力气也大,他能用手举起一个小火车轮子,这个轮子足有四十多公斤重,全连只有他和一个老兵能举起它。

 

当兵的第三年,他任副班长,一九七九年,他所在的部队准备参加对越自卫还击战,在战前动员大会上,他说:“我们是人民的军队,心中充满着对祖国和人民的热爱,只要祖国和人民需要我们,我们就要把青春献给祖国和人民。”平时不大说话的他,几句话把战友们说得激动起来,大家都纷纷表示要在战场上立功。

 

 经过一个多月的行军,他们到达目的地河口茅草亭,当时,越南当局反华排华,罗正和和战友们听到了当地老百姓的控拆,也知道了越南当局在边境制造事端,做些背信弃义的事,给我国边境的安宁造成威胁,战士们恨不得奔赴战场打击敌人。

 

 很快部队得到了命令,开赴战场,当时,部队给战士们发了罐头,罗正和拿着罐头说:“要上战场了,赶快把罐头吃了,要不然,上战场光荣了就吃不着了。”他说着打开罐头吃了,战友们听他这句玩笑话,几个战士也打开罐头吃了起来。他说到山上打仗不愁找不到吃的,那满山长的芭蕉树就可以吃,在家乡时,他就会吃芭蕉心,这芭蕉心是拉祜人的传统菜,拉祜人都会吃芭蕉心。现在要上战场,他又看到对面山上有许多芭蕉树,他自然想起了吃芭蕉心的事来了。 

 

南溪河是中越两国的界河,在和平的年代里,这里曾是边民们相互来往的桥梁,河那边的越南老百姓到河这边买东西,河这边的中国老百姓会到河那边做生意,谁知往日平静的河边会燃起战火。往日热闹的场面没有了,只有南溪河水在不停地流向远方。

 

夜晚,四周静悄悄的,罗正和所在的六连正准备渡河,三班担任连队的后卫警戒,连队开始渡河了,三班待在山脚下的一个高地上。副班长罗正和左手提着班用机枪,右手握着拳头,注视着河水。尽管他看不清河面,但他知道战友们正在渡河,他看了一眼副射手符开龙,又摸了摸手中的机枪。

 

 让三班渡河的命令下来了,罗正和同战友们坐上橡皮舟,橡皮舟到了对岸,他们从一场大石头上登举,石头前边有一道高高的坎子,战士们一个拉一个爬了上去。上面是一条公路。越过公路,顺着一条小路插到一条箐沟中,队伍成一列纵队前进。敌人设置的障碍已被前面的战友排除,道路已经打通。罗正和走在最后,夜色很暗,每个战士左臂上都扎着白毛巾,罗正和看着前面战友的白毛巾,跟着走就是了。

 

部队在箐沟中走,时而停下来,时而又跑步前进,箐沟中有的地方是浅水,有的地方是沙石,有的地方又是烂泥,罗正和的鞋子外面粘了许多泥巴,他抖了抖鞋,他穿的鞋子,脚底有一层钢板,是为战士们特制的,在越南经常会碰到敌人埋竹签,所以,给他们做了带钢板的鞋,这样的鞋能防竹签,谁知,在战场上,罗正和的鞋却派上了另外的用场……

 

在箐沟中走了很长时间,部队往右边山上爬去,紧挨着箐沟是一片旱谷地。谷茬稀稀落落,显得十分荒凉。旱谷地的上边,是密密的竹子,走进竹林,罗正和和战友停了下来,他是后卫,属预备队,当时是三排主攻二十号、二十一号高地。

 

突然,前面传来了爆炸声,是一连的战士不小心踩响了地雷,被敌人发觉了,一下子,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响成一片,过一会儿,二十号高地也响起了枪声,激烈的战斗开始了,听到枪声,罗正和心里也有些紧张,毕竟是第一次上战场,紧张是很自然的事了。

 

过了半小时,罗正和听到叫二排上去的命令,他们上到山顶,只见副连长巫帮根正紧张地指挥三排战斗。敌人的一挺机枪怪叫着,封锁着三排前进的道路。上级命令三排在天亮前拿下二十号高地,三排进攻了几次没有成功,敌人的火力把部队压住了。

 

天慢慢亮了,但山上雾大,几米外就看不见什么了,只听见枪声在响,这时连长来了,他对排长周绍荣说:“你们一排上去,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也要把敌人的火力点搞掉!”

连长和排长研究了情况:敌人的一个火力点,从枪声判断,是一挺重机枪或者班用机枪,位置就在二十号高地的反斜面,因为雾大,看不见它,它封锁着连队前进的道路,连队被阻在高地上的一条狭窄的交通壕中,出不来,前进不了。必须拔掉这个火力点,部队才能巩固二十号高地的已得阵地,才能向二十一号高地发展。

 

一排长周绍荣说一声:“跟我来!”带领全排从山顶上一条交通战壕中接敌运动。交通壕很窄,只能单兵一线前进,战壕被敌人用机枪封锁,几个战士又负伤了。

 

火箭筒手居高临下向敌人阵地发射了两发四○火箭弹。乘着火箭弹爆炸的瞬间,排长命令一班向右,三班向左,分两路从山两侧斜坡向敌人的火力点包抄过去。三班长杜伦志首先跃出战壕,紧接着是副班长罗正和,罗正和的身边是副射手符开龙。他们为了避开正面敌人机枪的杀伤,跃出战壕后立即卧倒,顺着山坡连滚带滑地梭了下去。这里长满了野草荆棘,他们的手被划破了,也不觉得疼。罗正和和符开龙朝着敌人机枪响的方位前进,敌人很狡猾,看见人才打,用短射,所以,一时很难找到火力点的确切位置。

 

前进了大约五十米,他们看见有一道交通壕,他们跳到壕中。罗正和对符开龙说:“你等一下,后边的同志,从这里下去!”说完,一个人从战壕中往前冲去。

 

罗正和跃出战壕,朝着敌人机枪的位置,低姿跑步前进。跑了十多步,又出现一条向前伸展的交通壕,他跳进壕中继续前进。

“突突突……”

 

敌人的机枪又响了,罗正和停下来仔细一看,就在前边十来米处,有一个园形工事,敌人的一挺班用机枪在上面架着,对着六连进攻的方向成四十五度角仰射。罗正和终于发现了这个火力点。

 

“先投弹!”符开龙在后面说。罗正和回头一看,符开龙已跟上来了。他随手甩出一颗手榴弹。这突然的打击,使敌人晕头转向,机枪也停止了叫唤。罗正和乘机跃出战壕,端着机枪,对准敌人准备扫射。可是,抠了一下板机,没有打响。心想,机枪出了故障!这时也容不得他多想,敌人就在眼前,他一手提着机枪,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他冲过去抓住敌人的枪管举了起来,敌射手两手紧紧抱着机枪和罗正和争夺,因为枪管是热的,很烫手,罗正和松开了抓枪管的手,他利用居高临下的方便,提起右脚向敌射手的太阳穴狠狠踢去。鞋底有防竹签的钢板,只一脚就把敌人蹬倒在地。这时,一颗手榴弹飞出敌工事,碰到罗正和的肩膀,滚到地上,在后面的符开龙喊了一声“副班长”,卧在一棵大树下面。只听一声巨响,手榴弹爆炸了。

 

“副班长可能牺牲了。”符开龙想着,难过地滚下了眼泪,刚才罗正和同敌射手抢夺机枪的一幕,他看得清清楚楚。

 

这时,三班长和一班长带领战士们下来了,“副班长牺牲了!”符开龙说完哭了起来。战士们也难过极了。忽然,敌人工事里哒哒哒机枪响了一个长点射。“同志们,冲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是副班长!”符开龙高兴了,他跳进工事,敌人的工事是个园形的土包,四周可以设火力点,符开龙转到工事的另一边,看见罗正和端着机枪,刚刚打死一个敌人。敌人倒在血泊中,自动枪丢到一边。

 

“副班长!你还活着?”符开龙高兴地说着,然后擦了一把眼泪,弯腰拣起敌人的自动枪,投入了战斗。

 

原来,当敌人投出手榴弹的一瞬间,符开龙滚向左边坡下,罗正和滚向右边一个土坎下,两人都没有负伤。罗正和也以为符开龙牺牲了。他往前面走去,发现不远处是营房,他想自己手中只有一挺打不响的机枪,怎么办?这时,他感到右手掌钻心地疼,低头一看,手掌上布满了血泡,是刚才抓敌人枪管时烫的,他想了想,又检查了一遍机枪,才发现是“保险”没打开,他轻轻地笑了,打枪不开保险怎么打呢?他觉得自己很好笑,他迅速打开了“保险”,对着敌人营房打了两个点射,不见房中有敌人出来。他提起机枪,绕着敌人的园形工事走了几步,发现一个通往工事去的豁口。罗正和从豁口中跃进工事里,对着工事中间那园形的大土包打了一个长点射。他听见战友们来了,就大声地叫道:“同志们,冲啊”。他绕着工事中间的那个土包继续搜索,忽然看见迎面一个敌兵端着自动枪正准备向他射击,眼明手快的他,先敌开火,打死了这个拿自动枪的敌兵。这时,符开龙到了他面前,两人相互看了看,见双方都没有负伤,都笑了。

 

罗正和和符开龙又投入了战斗,他们顺路向二十一号高地搜索敌人。正走到小足的岔口,他突然发现前边三十米处有两敌兵正在一门无后座力炮旁摆弄什么。罗正和立刻向这两个敌人扑去。敌人措手不及,丢下炮便跳入交通壕中猛跑。罗正和想:自己端着机枪,在壕中运动不方便,必定追不上敌人。他观察了地形,估计这两个敌人会向二十二号高地逃跑,便架好机枪,瞄着二十二号高地前的一段小路。等了一会儿,果然那两个敌人出现在小路上,罗正和瞄准了,打了两个点射,两个敌人栽倒了。

 

这时,六连已占领了二十号、二十一号高地,全歼守敌。

 

部队又打到了越南的老街,罗正和的事被记者知道了,让他谈谈当时的情况,他却笑笑说不出更多的话,因他在二十一号和二十二号高地上的出色表现,上级派他配合工兵把老街的敌人工事炸掉,从山顶转到山下的铁路,是老街的防守工事,他和战友们一个个把它拔掉。在攻打老街六十号高地时,二线是越南的正规部队,我方部队又被敌人的火力压住了,指导员跟他说去摸清敌人的火力点,他又去了,找了半天也没发现敌人的火力点,他灵机一动,脱下军帽用树枝抬起来,果真,敌人看见军帽以为是我方战士,打过来一梭子弹,这时,罗正和已看清了敌人的火力点,把它一个个拔掉,为部队前进开平了道路。

 

在部队撤回国内时,罗正和又主动在前面开路,因为那里的路不好走,山高坡陡,山上的石头会松动,要有人先到前面开路,后面部队才能安全通过,有时,他们几天几夜不能吃饭,山里没有水,他砍下竹子,把竹筒里的水倒出来喝,他穿的一套军装多少天没有换,当他脱下军装去洗时,一洗,军装就烂了。 

 

人们都知道,战争是残酷的,也是艰苦的,在那艰苦的血与火交融的战场,罗正和走过来了,因他作战勇敢,荣立一等功,被中央军委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并提升为排长。 

 

 后来,他又到昆明陆军学校学军事专业,到云南经济干部管理学院念书,他历任副连长、连长。一九八七年,罗正和脱下了军装,转业到云南民族事务委员会的民族工作队工作。

 

离开了熟悉的部队,来到一个新的工作单位,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陌生的,他又从头学起,不会的地方问同事,慢慢地他已适应了新的工作,一九九三年,罗正和又荣获了全国各族青年团结进步先进个人称号,他本人又任民族工作队副队长,在这里他又拥有了自己的天地。

 

如今,那场自卫还击战已成为历史了,烈士们也在地下长眠了多年,而对于活着的英雄来说,他们是不会忘记那场战争的,毕竟战争留给人们的记忆太深太深,永远也不会忘记。罗正和说那场战争是留在他的记忆中了,想起牺牲的战友,他们能活下来是幸运的,应该好好的生活,好好的工作。他是英雄,又是一个普通而实在的人,如今的他,活得实实在在而又普普通通!

 

           (本文摘自娜朵著<绿满拉祜山>一书)

 


上两条同类新闻:
  • 张老五:小三弦之王
  • 扎莫:刀下生花

  • 文字链接:

    澜沧信息网 写作大学网 南方出版网 澜沧芦笙信息网 澜沧政务信息网
    富东政务信息网

    友情链接:
     

    本站访问量: 次。  管理登陆   技术支持:海极网络
       站长:娜朵 副站长:刘劲荣 杨春   站长邮箱:egy_123@163.com
    © 中文版权所有: 拉祜族文化网 Copyright 2006-2008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粤ICP备050060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