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 内 搜 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文章推荐 □
 

张老五:小三弦之王
发布时间: 2006-3-10 3:36:30 文章来源: 拉祜族文化网
文字 〖 自动滚屏(右键暂停)

Www.lahuzu.Com   2006-1-23    拉祜族文化网

 

(拉祜族民间艺人 张老五)

 

小三弦是拉祜族的传统乐器,拉祜人喜欢用小三弦弹奏各种山歌的曲调,在拉祜山寨,能弹小三弦的艺人,一般都会受到拉祜群众的喜爱和尊敬。在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有一位拉祜族肓艺人张老五,他能弹一手好听的小三弦,是个远近闻名的民间音乐家,他曾获云南民歌比赛特等奖,人民音乐出版社为他灌制了《张老五小三弦艺术》的磁带,他也获得过“聂耳铜像奖”,一九六二年加入中国音乐家协会云南分会,是拉祜山弹小三弦最好的艺人,被群众称为“小三弦之王”。

 

几年前,就听人们讲过澜沧有个会弹小三弦的肓艺人,但一直未曾谋面,后来,我为拉祜族写一本名人传记,张老五是有名的民间艺术家,他自然是我书中的人物之一,我准备去采访他,但无意中听说张老五已不在人世了,我心里很难受,不能见到他,是一大憾事,正想着怎样去收集他的资料,一位朋友跟我说张老五还活着,住在他妹妹家,说他不在人世是误传,听到这个消息,我高兴极了,正好澜沧县广播电视局副局长张正明知道张老五住的那个寨子,他就陪着我去找张老五。

 

记得那天我们是走着路去的,在寨子门口问了几个人,他们就给我们指了张老五的住处,我在路边的小店里买了烟和酒,准备给张老五,我知道他会喝酒吸烟。当我们经人指引走进一家低矮的草房时,“进来坐吧。”我听到一个老年男人的声音从黑黑的房子里传出来,我想可能是张老五听到我们向别人打听他的消息,他才喊我们的,但房子里太黑,我在门外什么也看不见,我和张正明走进屋子,这时我才看清了,一个黑瘦的拉祜老人坐在小木凳上,旁边有一张床,床上放着简单的行李,床头挂着一把小三弦,床边还有一张看不出颜色的小木桌,整个屋子被烟熏黑的土墙包围着,老人穿着黑色的衣服,一双眼睛凹下去了,老人已双目失明,这时一位拉祜妇女给我们拿来了凳子,她是老人的妹妹,眼前的这位老人就是我要找的张老五,看着老人的样子,我说什么也不敢相信。这就是小三弦之王吗?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看着老人的样子,他过得日子也许很艰难,张老五的妹妹跟我说老人无儿无女,只能由她来照顾了,这几年,他年纪大了,脑子不太记事了。果然,我和老人交谈时,他说话有些模糊不清了,还好他还能断断续续回忆起一些过去的事,我把这些故事记了下来。

 

父母早逝他成了孤儿

弯弯的山路是他的家

 

一九三0年十一月,张老五出生在澜沧县谦六乡芒掌寨的一个拉祜族家庭,父亲早逝,母亲拉扯着他们兄弟五人过日子,张老五排行第四,小时候,他是一个惹人爱的孩子,寨子里的人都喜欢他。谁知一场灾难竟会降临到这可爱的孩子身上,张老五两岁半那年,寨子里流行天花,有些人死了,有些人脸上留下了“麻子”,母亲整天提心吊胆,害怕自己的孩子生病,她祈祷厄莎神保佑自己的孩子平安,可是,不久,张老五也染上了天花,双眼看不见了,母亲看见自己活蹦乱跳的儿子,一下子变成“瞎子”,她的心碎了,天天以泪洗面,可怜的张老五小小年纪就永远生活在“黑暗”中。

 

 眼睛看不见了,张老五只会哭,那时他太小,什么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停留在他遥远的记忆中了,他只依稀记得寨子里有草楼,山上还有树,山下还有小河,其他的一切对于他来说只是一片黑暗了。在他九岁那年,因家里困难,母亲又改嫁了。他只能到处乞讨,今天去这个寨子,明天又去那个寨子,纯朴的山民看着他双目失明,挂着拐杖的样子,人们都可怜他,尽管山民们生活也困难,但他们还是会拿一些饭菜给张老五吃,张老五就这样吃着“百家饭”活下来了。

 

张老五走村串寨地乞讨,他经常会听到山民们唱山歌,他会跟着唱,竟然一字不差。十二岁那年,他碰到了一个民间艺人,那艺人看他双目失明,整天乞讨,就跟他说学学手艺。 “老五呀,你想学小三弦吗?”那艺人问。

 

“小三弦,难学吗?”张老五问。

“学什么东西,只要你用心就能学会。”艺人笑着说。

从那天开始,张老五跟着那艺人学弹小三弦,他眼睛看不见,弹三弦都必须用手慢慢摸,用耳朵去感觉,也许是他对音乐有天赋,不久,他就能弹完整的曲子了,他高兴极了,他去给山民们演奏,山民们也爱听。

 

后来,那艺人到外地去了,他鼓励张老五好好学三弦,刚开始的时候,没有钱买三弦,张老五就自己动手做,没有铁丝做弦,他就用宗丝代替,几天后一把小三弦做出来了,他就用这把自制的小三弦弹奏山歌。他一直想买一把小三弦呀,可他穷买不起。那年,张老五用十五元钱买了一把小三弦,他终于有了自己的小三弦,他整天抱着小三弦弹,他会弹的曲子越来越多,来听他弹小三弦的拉祜族山民也越来越多,张老五的名气也大起来了,山民们把他从这个寨子接到那个寨子,让他给山民们弹小三弦,山民们喜欢听拉祜族民歌,他就弹了一首又一首,山民们听得如痴如醉,张老五的小三弦的旋律在拉祜山上回荡着。那时,山民们只要有什么喜庆,都会叫张老五来弹小三弦,张老五也乐意,他弹的小三弦山民们爱听,他也高兴,他去给山民们弹小三弦,不要什么报酬,只是山民们给他一些粮食及腊肉之类的东西,使他不用再去乞讨,而能自食其力了。

 

小三弦成了张老五的“宝贝”,他去什么地方都带着它,只要有人说想听曲子,他二话不说,就弹起小三弦,让人们一饱耳福,在山路上、在小河边都会看到张老五给山民们弹小三弦的身影。人们说到张老五,就会想起小三弦,想起小三弦就想起张老五,张老五成了小三弦的化身。

 

他在拉祜山出了名

小三弦为他寻到了女人

 

张老五在拉祜山有了名气,山民们都在说着他那优美的小三弦,张老五在拉祜山弹着小三弦,爱情也悄悄地来到他的身边。

那天,张老五到一个拉祜族寨子为山民弹小三弦,他说那天他弹的是《芦笙调》,这个曲子是根据拉祜族民歌而改编的,小时候,张老五就听老人们唱过这个调,他凭着记忆把这个调子改编为小三弦的曲子,比原来的调子更加优美动听。山民们见他来,都高兴地围过来听他弹小三弦,在人群中坐着一个拉祜族姑娘,她睁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专心地听着,那优美的小三弦使她着迷,后来这位姑娘做了张老五的女人。流浪了多年的张老五有了一个自己的家,那姑娘也勤快,把小草楼打扫得干干净净,成了家,张老五还是经常去给山民们弹小三弦。 一年后,女人给张老五生了一个儿子,那是一九五二年春天。

 

有了儿子,张老五像年轻了许多,他整天陪着妻子,很少出门了,妻子很喜欢听他弹小三弦,妻子想听什么,他就弹什么,那年,妻子就是喜欢听他的小三弦才嫁给他的。

 

本来张老五应该有个幸福的家,谁知,妻子的奶酸,儿子没有奶吃,家里又穷,没有什么可吃的东西,不久,儿子死了,张老五和妻子哭天喊地,还是没有唤回儿子,妻子因伤心过度也去世了。一间小草楼只剩下张老五和那把小三弦,张老五病倒了,一连几天不出家门,乡亲们怕他伤心过度,都来劝他,让他想开些,张老五什么也不说,他一时转不过神来,两个大活人,转眼间就离他而去了,他想起了儿子,想起了妻子,泪水从他凹陷的眼窝里流了出来,像小河水一样淌,乡亲们看他的样子,都难过地擦眼泪,山民们说张老五命太苦了,一下子失去了两个亲人。

过了些日子,山民们看见张老五又拿着小三弦出门了,山民们还是像往常那样来听他弹小三弦。

 

人们发现张老五原来喜欢弹欢快的曲调,但自从女人死后,他弹的曲调都是如诉如泣的旋律,让山民们的眼泪汪汪,女人们听了他的小三弦,都会摇摇头叹叹气,说张老五是个苦命的人,他的小三弦曲调就是在诉说他的不幸。

 

张老五喜欢弹《小白菜》,这是一首汉族的民歌,说的是一个从小失去母亲的女孩的悲惨生活,弹起这首曲子,张老五就想起自己苦难的童年和坎坷的经历,他开始学弹小三弦时,就是弹的《小白菜》,多年后,他一直弹着这首曲子,听过的人都会难过地流下泪来。

 

失去了儿子和妻子,张老五又背着小三弦走村串寨了,他的小三弦,山民们百听不厌,山民们喜欢他,把他当自己的亲人,后来,张老五搬到县城来住,每逢赶集的日子,乡下的拉祜族群众都会打听到张老五的住处,听他弹几首小三弦调,在他家门前,几乎每天都有人坐在那里听他弹小三弦,无论大人小孩都会着迷,不久,张老五的名声在县城也传开了。城里人也相约到张老五家听小三弦调,不管什么人来,张老五都热情接待,他给家人递上一杯茶水,拿过小三弦开始弹奏,这成了他每天的生活内容,多少年来他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天弹几首小三弦调就是他最大的乐趣。

 

 本应走上大学讲台的他

阴差阳错去了麻疯病院

张老五在澜沧出了名,认识他的人越来越多,那年,云南艺术学院的老师到澜沧收集资料,知道了张老五的情况,就去采访他,这些艺术学院的老师们,听了张老五的小三弦调,一个个被那优美的曲调感动了。

 

“这才是真正的民间音乐。”艺术学院的老师激动地说。后来,云南艺术学院出了一本内部资料,收入了四十多首张老五创作的小三弦曲子,这些曲子后又改编为交响乐,以小三弦为主旋律,创作交响乐,给人一种强大的感染力,张老五的小三弦曲子用交响乐的形式演奏灌制了磁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张老五从边疆走到了省城昆明,又从昆明走到了北京。

 

去北京,是张老五多年的梦想,虽然他看不见,但他知道北京是毛主席在的地方,我去采访张老五的时候,他跟我说他认识周总理,那年,周总理还握着他的手说让他好好弹小三弦,总理还给过他三十元钱,后来,我把这件事讲给澜沧县的有些老领导听,他们说这件事不可信,没有人见过周总理给他钱,我想,不管这件事是否真实,但张老五心里对敬爱的周总理十分怀念却是真实的。

 

张老五跟我说,除了周总理之外,他还知道京剧大师梅兰芳,人民音乐家聂耳。我听他说出这些名字,心想他也许会知道无锡的瞎子阿炳。

 

“大爹,您知道无锡有个叫阿炳的人吗?”我轻声地问。

“阿炳,是那个眼睛看不见的阿炳吗?”老人问我。

“是的。”我答应着。

 

“认得,他的二泉映月我还会弹呢。”老人说完从床头拿下小三弦弹起了二泉映月的曲子。

 

二泉映月是我最喜欢听的二胡独奏,此时,张老五用小三弦弹奏,竟然有二胡的韵味,我不知其中的奥妙,后来,老人告诉我,他弹的小三弦,能模仿二胡、笛子、小锣和泉水叮咚的声音,还能弹奏各种各样的山歌调子。我听着老人的小三弦曲子,着迷了。

 

听了张老五弹的小三弦,我才真正体会到老百姓为什么那么喜欢听他的演奏。曾经有人跟我说过这样一件事,那年,张老五还住在拉祜寨子,每天,他都要弹小三弦,到井槽边用竹筒接水的女人们,听见他的小三弦声,竹筒里的水满了也不知道,一个个都着迷,有些女人说一天听不到张老五的小三弦,就像丢了什么东西,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以至于我到澜沧去采访碰到一些拉祜族群众,他们说起张老五就直称奇,说双目失明的人却能弹得那么好的小三弦真是少见。 

 

一九六0年,全省搞农民调演,张老五第一次登上舞台,为观众演奏他的小三弦,听了他的小三弦,台下的观众都入迷了,当他演奏完时,台下响起了一阵阵的掌声,演出获得极大的成功,在那次演出中,张老五脱颖而出,省广播电台为他录音,此录音播放后,引起强烈的反响,那时的拉祜山寨村村建有有线小广播站,当广播站播出张老五的小三弦时,山民们都会放下手中的活计,专心地听。山民们说听张老五的小三弦就像每天要吃饭一样重要。

 

其实,张老五的小三弦很多也是取材于拉祜族的山歌和一些民间传说,还有的是其他民族的民歌,像佤族的《木鼓调》、爱尼族的《舂米调》、《出门调》、拉祜族的《响篾调》以及反映澜沧特点的《打歌调》等一百多首小三弦曲调,都是张老五长期在民间生活中整理出来的,这些曲调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和乡土气息,深受各族群众的喜爱。

    

       为了收集整理民歌的曲调,张老五经常跟着马帮走,赶马人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一个双目失明的人为了爱音乐,跟着马帮跋山涉水,感动了那些赶马的“马锅头”们,每次,张老五说想去走走,马锅头都乐意带他去,在路上,他给马锅头弹小三弦,马锅头们开心极了,说张老五的小三弦能解除疲劳呢。张老五也在跟着马锅头走村串寨中学会了许多山歌,每到一个地方,听到新的山歌调子,张老五都在心里默默地记下曲子,回来又用小三弦弹,一次又一次,他学会了许多曲子。

 

张老五的小三弦感动了山民,也感动了艺术学院的老师们,在他的小三弦曲子灌成磁带后,云南艺术学院准备请他去给学生上上课,张老五这个从小在拉祜山长大的肓艺人,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让他给大学生们讲课,艺术学院的老师们给他买好了飞机票,张老五收拾了自己简单的行李,准备到省城昆明。

 

本来展现在张老五面前的是一条辉煌的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张老五得了麻疯病。那时麻疯病还不能根治,可以说是绝症,这样,本应去昆明给大学生讲课的张老五,拿着自己简单的行李被送上了车,到了景东县麻疯病院,在那里,他一个人生活了十几年,这一段经历,没有人能说清,而张老五本人也不说,只知道他的麻疯病是误诊,张老五不是麻疯病人,这也许是命运给他开了一个大玩笑,本应走上大学讲台的他,阴差阳错去了麻疯病院。我不知道,一个双目失明的老人,那十多年的日子是怎样过的,我问过老人那段日子是怎么过的,老人像什么也没有听见似的,说一些与此话题无关的话,老人也许不愿意提起那段往事。我也没有再问下去。

 

    回到阔别多年的拉祜山

他的小三弦又弹起来了

那年春天,张老五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澜沧,从那次他被送到景东麻疯病院起,十多年了,他没有回过家乡,现在回来了,他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在山民们的帮助下,他盖了一间小草楼,有了一个安身之处,这时,他身无分文,只有手中拿着的那把小三弦。

    

      拉祜人看到张老五回来了,都高兴地跑来看他,都想听听张老五的小三弦,人们已经很久没有听张老五的小三弦了。

 

张老五又给群众弹起了小三弦,人们又听到了那优美的旋律,拉祜人激动了,大家奔走相告,张老五的小草楼前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人们成群结队的来听他弹小三弦。那些经常来听张老五弹小三弦的老常客们,更是像过年一样高兴,那时,张老五被人带走了,他们就以为永远也听不到张老五的小三弦调了,现在,张老五回来了,这些老常客怎能不高兴呢。

 

山民们也常来看张老五,人们知道他一个人在麻疯病院呆了十几年,这么多年,没有人去看过他,也没有人知道他怎样过,张老五回到澜沧时,对麻疯病院的事跟任何人都没有讲过,也很少有人问起他。

 

回到澜沧,他又过上了安定的生活,通过民政部门在澜沧县老街子给他盖了一间房子,他在这间小房子里弹小三弦,从乡下来的,从县城来的各种各样的人都来听他弹小三弦。

   

     过了些年,张老五老了,人们让他去县里的敬老院,他不去,他说他习惯一个人呆了。后来他又当选为县政协委员,县里每个月给他一些补助,他的生活也有了保障。

 

张老五的小三弦曲调,是深深扎根于拉祜山这块沃土的,是民间的山歌给了他创作的源泉,再加上他坎坷的经历,使他的小三弦曲调更加感人。可以说,张老五的整个生命已融进他的小三弦曲调中,从他们创作的小三弦曲调中,人们可以听到一些悲伤和苦闷,这都是张老五坎坷人生的写照,他用小三弦诉说着自己的不幸。可以说张老五使拉祜人的小三弦走出大山,走进了广播电台,使拉祜人的民间音乐得到发扬光大。张老五是一位真正的民间音乐家。当我去采访他的时候,老人颤抖着手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本子,我接过一看,是一本蓝色的中国音乐家协会云南分会的会员证,入会日期是一九六二年,看着这本三十多年前的会员证,我的眼睛湿润了,这么多年,老人不知经历了多少苦难,但却一直把一本小小的会员证带在身边,而且保护得好好的。老人跟我说他到哪里都带着这本会员证,尽管他看不见,也不识字,但他知道,这是省音乐家协会发给他的,他说他要做像阿炳那样的音乐家。

 

听着老人的话,我想起了老人苦难的童年,为了学小三弦,他到处乞讨,用讨来的钱买来铜线做弦,自己做小三弦,眼睛看不见,就用耳朵听,他那些小三弦曲调大都是听来之后再创作的。老人就是凭着对音乐的热爱,几十年如一日地弹奏小三弦,而达到了炉火纯青的技艺,他把生命融进了音乐,音乐又使他的生命更加光彩。

 

张老五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那把小三弦一直跟着他,当我们要离开他家的时候,老人又给我们弹起了小三弦,那优美的旋律,在小屋子里久久回荡着,我告诉老人,我以后还会来听他弹小三弦的,老人高兴地点着头。

    以前,我很喜欢听瞎子阿炳的音乐,现在,听了张老五的小三弦,我总觉得张老五有些像阿炳,他们都经历坎坷,都是肓人音乐家,其实,张老五就是我们拉祜山活着的阿炳!(后记:张老五已在几年前去世.)

           (本文摘自娜朵著<绿满拉祜山>一书)

 


上两条同类新闻:
  • 扎莫:刀下生花

  • 文字链接:

    澜沧信息网 写作大学网 南方出版网 澜沧芦笙信息网 澜沧政务信息网
    富东政务信息网

    友情链接:
     

    本站访问量: 次。  管理登陆   技术支持:海极网络
       站长:娜朵 副站长:刘劲荣 杨春   站长邮箱:egy_123@163.com
    © 中文版权所有: 拉祜族文化网 Copyright 2006-2008
    国家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粤ICP备05006057号